义务教育辍学怎么处理

2020-09-23 13:50 Zheh

目前,我们正在实行的是九年义务制教育,全国义务教育实施后,在义务教育阶段辍学的学生逐渐减少,9月23日,教育部副部长介绍,全国义务教育辍学学生降至2419人,由60万人降至2419人,这说明全国义务教育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接下来大家就和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全国义务教育辍学学生降至2419人,义务教育辍学怎么处理。

 

 

全国义务教育辍学学生降至2419人

 

9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决战决胜教育脱贫攻坚 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介绍,截止到今年9月15日,全国辍学的学生由去年大约60万人,到9月份的时候已经降到千位数,就是2419人。另外目前56人以上的大班额已经降至3.98%,超过66人的超大班额基本上消除。

 

郑富芝介绍,截止到今年9月15日,全国辍学的学生由去年大约60万人,到9月份已经降到千位数,为2419人。60万辍学学生都建有台账,每一个孩子都有一条记录,实行销号制度,劝回来就销号。其中在整个60万当中,建档立卡的学生原来有20万,现在基本上都劝返回到学校,已经正常上学了。2019年,我国小学的净入学率达到99.94%,还没有做到100%,还有很多学生因为身体原因或者方方面面的原因,确实回不来。有一部分身体残疾的孩子是不能到校上学的,教育部门采取送教上门的方式,确保这些孩子在家里也能够接受义务教育。

 

在营养餐方面,实行营养改善计划,每年大约有4000万农村孩子享受营养餐的补助,这个计划已经覆盖到所有的国家贫困县。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解决了因贫辍学的问题,就是上学不用花钱了,在学校住宿还要补助生活费。

 

郑富芝表示,要压实两个方面的责任。第一个方面是教育部的责任,把教育部指导、推动、监督、督促的责任压实。今年还有52个县没有摘帽,教育部党组成员平均每一个人负责联系7—8个县,52个县全覆盖。第二个方面的责任是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因为义务教育的主体责任是在地方,为此教育部和有关省市专门签订了备忘录,

 

郑富芝称,对于前些年大班额、超大班额比较严重的问题,到目前56人以上的大班额已经降至3.98%,还有超过66人的就是超大班额了,超大班额基本上消除,控制在66人以内。另外就是教师的问题、师资配备的问题。这几年“特岗计划”招聘的教师大约是95万,这95万老师覆盖到全国大约1000个县,覆盖的学校大约是3万所。

 

义务教育阶段56人以上大班额已降至3.98%

 

今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等介绍决战决胜教育脱贫攻坚,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教育部把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确保能够如期完成。郑富芝介绍,在攻坚过程中,重点抓五个方面的工作,概括成五句话:一是明确目标,二是摸清底数,三是严格标准,四是完善措施,五是压实责任。

 

郑富芝表示,在各个方面的努力和支持之下,义务教育有保障取得了重要的进展,换句话说,义务教育有保障的目标基本实现。

 

第一,基本实现了应返尽返。截止到今年9月15日,全国辍学的学生由去年大约60万人,到9月份已经降到2419人。从全国普及的情况,从入学率情况来看,相对来说比较高。2019年,我国小学的净入学率达到99.94%,没有做到100%。初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了102.6%,因为是毛入学率,做得好的话会超过100%。

 

第二,基本实现了资助全覆盖。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解决了因贫辍学的问题,就是上学不用花钱了,在学校住宿还要补助生活费。

 

第三,基本实现了办学条件的配备要求。一是校舍建设。2013年到2019年,贫困地区新建改扩建的校舍的面积大约是2.21亿平方米,我国有30.96万所小学,办学条件基本上达到规定要求。二是班额。前些年大班额、超大班额比较严重,到目前56人以上的大班额已经降至3.98%,超过66人的超大班额基本上消除。三是教师、师资配备问题。这几年“特岗计划”招聘的教师大约是95万,这95万老师覆盖到全国大约1000个县,覆盖的学校大约是3万所。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教育脱贫攻坚、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发生的主要变化。

 

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取得了很大的变化和成绩。目前教育部正在做两件事,一是做交卷之前查验工作;二是重点地区正在做最后的终点冲刺,有很多重点地区,特别是52个国贫县,在进行帮扶、督促、指导,让其如期完成目标。郑富芝称,有信心如期完成既定的目标任务,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

 

郑富芝介绍,要深化内强外帮,在“保学”上下功夫。

 

一是学位有保障。中央和地方财政安排资金5400多亿元,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2019—2020年,中央财政投入专项资金557.5亿元,实施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项目。全国30.96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办学条件达到“20条底线”要求,56人以上大班额已降至3.98%,66人以上超大班额基本消除。深入实施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达98.4%。贫困地区学生可通过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等多种方式,共享优质教育资源。

 

二是师资有保障。深入推进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地方师范生公费教育政策每年吸引4.5万人到乡村从教,生活补助政策惠及中西部8万多所乡村学校130万名乡村教师,“国培计划”培训中西部乡村学校教师校长785万余人次,“特岗计划”累计招聘教师95万名,覆盖中西部1000多个县、3万多所农村学校。实施银龄讲学计划、“三区”人才支持计划教师专项计划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帮助解决老少边穷地区师资短缺问题。

 

三是资助有保障。扩大“两免一补”政策实施范围,将义务教育阶段建档立卡学生等四类家庭经济困难非寄宿生纳入生活补助范围。1762个县实施了义务教育营养改善计划,覆盖学校14.57万所,受益学生4000余万人。2019年资助学生1.06亿人次,金额达2126亿元,比2012年增加了88.8%,基础教育阶段资助资金80%左右用于中西部地区。

 

 

义务教育“控辍”坚持劝堵结合

 

在今天上午10时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介绍决战决胜教育脱贫攻坚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有关情况时说,教育部把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一手抓“控辍”,一手抓“保学”。在“控辍”上,坚持劝堵结合,聚焦解决突出问题,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

 

郑富芝介绍了教育部在义务教育“控辍”的五方面情况:一是明确目标。落实中央要求,除身体原因不具备学习条件外,贫困家庭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不失学辍学,保障有学上、上得起学;对不能到校的残疾学生,采取送教上门的方式,帮助其接受义务教育。

 

二是摸清底数。“这里面有两个底数,一个底数是辍学学生有多少?辍学生都在哪里待着?另一个底数是还需要多少学位、教师、教学设备,哪些家庭需要资助,这些必须摸清。”郑富芝说,健全学籍系统与国家人口库、扶贫数据库比对机制,指导各地各校精准摸排辍学底数,建立全国控辍保学台账,同时,摸排测算学位、师资、资助等方面保障需求。

 

三是严格标准。郑富芝说,中央提出来,坚持既不拔高标准、也不降低标准,满足基本的办学条件,满足义务教育20条办学条件和标准,处理好义务教育和非义务教育关系,把握好有保障底线目标和中长期发展目标关系,政策、资金向义务教育及最困难地区、学校、学生倾斜支持。

 

四是完善措施。他介绍,城乡要三个标准实现一致:师生比、生均公用经费拨款标准、基本教学仪器的配备标准。出台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加强乡村学校建设、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强化控辍保学等政策,加大劝返复学力度,全力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平等接受义务教育。

 

五是压实责任。“一个责任是教育部的责任,教育部党组成员每个人负责七到八个县,做到52个未摘帽县全覆盖,分工负责、挂牌督战重点地区。”郑富芝说,另外一个责任是压实地方主体责任,通过签订备忘录,召开调度会,开展督导检查等措施,压实各方责任,做到全面动员、上下联动、部门协同、联控联保。

 

家长不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 政府可将家长告上法庭

 

今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决战决胜教育脱贫攻坚,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介绍,国家义务教育法规定,家长或监护人有义务、有责任送孩子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但是,有的家长不愿意送孩子去上学,当地的政府、教育部门、学校三番五次去做工作、劝返,若还是不同意,政府可以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把家长告上法庭。

 

郑富芝指出,控辍保学的目标是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首先要把辍学学生、失学学生劝回来,再保障他们能读好书,这是整个保障的一个前提。但是,劝返工作既复杂也非常的艰难,相关人员在劝返过程中,必须要带着责任感、带着感情,才能真正把它做好。当前,各地在控辍保学方面非常尽心尽责,做了很多探索,也有很多好的经验和做法。

 

目前来看,导致学生辍学、失学的因素很多,原因也不尽相同。郑富芝表示,孩子辍学的原因大致分为以下几类:一是因外出打工而辍学﹔ 第二是因早婚早育而辍学,这类情况女学生相对较多﹔三是因信教入寺而辍学﹔四是因感到学习困难而厌学在家﹔五是因身体原因,不大方便去学校,可能也会导致辍学。

 

郑富芝表示,根据每个学生不同的情况,各地采取了不同方式综合施策、对症下药,综合运用感情劝说、行政、经济,甚至法律等手段进行劝返。例如,对于辍学外出打工的孩子,首先是“劝”,需要多部门跨区域、跨部门建立联动机制,大家一起来做劝返工作﹔还有一点就是“堵”,教育部与有关部门联合禁止使用童工,从源头上堵住。分类施策,这需要劝”和“堵”相结合。

 

郑富芝谈到,国家义务教育法规定,家长或者监护人有义务、有责任送孩子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但是,有的家长不怎么愿意送孩子去上学。如果当地的政府、教育部门、学校三番五次去做工作、劝返,还是不同意的话,就严格执法。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政府可以把家长告上法庭。“这一点,从方方面面反映来看,社会效果很好。它维护了法律的严肃性,更重要的是维护了孩子们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