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磺八角鉴别

2020-09-22 10:55 Zheh

八角是我们平时做饭时经常会用到的一种香料,几乎在每个家庭的厨房里都能看到八角,但是近日有记者调查后发现,八角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硫磺八角,很多黑心商家都在用硫磺熏制八角,而且硫磺八角二氧化硫超原国标16倍。这个调查结果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往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要学会鉴别硫磺八角,接下来大家就和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硫磺八角二氧化硫超原国标16倍,硫磺八角鉴别。

 

 

硫磺八角二氧化硫超原国标16倍

 

八角进入丰果期后,作为八角主产区的广西也迎来出货旺季。

 

每年8月,全国各地的批发商都会赶到广西南宁市三塘镇采购八角。这里的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下称高峰市场)是当地最大的八角交易市场,一天出货量高达300吨。

 

然而,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这个庞大的交易量背后,却有着一个公开的秘密:八角市场正在被违规的“硫磺八角”吞噬。

 

在高峰市场,为了缩短工时、降低成本,大部分商家都使用硫磺熏制八角,而批发商为了逐利,也会采购硫磺八角,并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等。有商家透露,他的晒场,一次能供货百吨硫磺八角。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八角并不在其适用范围之列。8月底,新京报记者在该市场搜集硫磺八角样品送检,结果显示,二氧化硫残留量达到500mg/㎏,相比原八角国标,超标16倍多。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表示,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且触及《食品安全法》中“禁止生产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的法条。

 

高峰市场一名八角商透露,即使硫磺八角泛滥,但也很少被查。“检查的时候市场会通知,不摆出来就行了。”

 

硫磺八角市场:“在市场里呆久了,嗓子都会被熏哑。”

 

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上,由南宁市高峰林场筹建的高峰市场,被介绍为目前广西最大的香料物流中心。

 

据广西八角联合会数据,作为我国八角主产区的广西,早在2005年,八角年产量就已达到10万吨,占世界市场总产量90%以上,年产值近10亿元。

 

高峰市场位于兴宁区三塘镇,2007年成立之初,《中国绿色时报》报道称,高峰市场距市中心仅8公里,占据了南宁市快速环道商圈的核心辐射区,建成铺面15栋410间。

 

8月中旬,这里的八角日均出货量可达300吨左右。一位出租车司机称,每年这个时候,她从高峰市场到机场的订单就多了起来。乘客大多是前来采购八角的商人,其中来自山东滕州的居多。

 

滕州有着全国最大的干货批发市场,市场里的一名滕州商人李伟(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每到采购期,干货市场里七八十家批发商都要派人过来,驻扎在市场。

 

他们的目标,大多数是高峰市场内价格便宜的“硫磺八角”。

 

8月2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高峰市场后发现,这里更像一处热闹的农贸集市。靠近高峰市场的大门,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采购商李生(化名)掩面咳嗽起来,“刺鼻,还有点发酸。”

 

这种弥漫在市场里的刺鼻气味,暴露了一个“公开的秘密”。李生告诉记者,这是硫磺与八角混合的味道,很长时间以来,为了降低成本和增加八角色泽,市场里的绝大多数商户都在违规使用硫磺熏制八角。熏过硫磺的八角被商户直接拉到市场售卖,所以才会散发出刺鼻味道。

 

李生说,自己每次采购完回家,衣服上都有很重的硫磺味,不泡几个小时,味道都散不去。

 

不忙的时候,采购商李伟总是把门关紧,躲在店铺老板的办公室里。他指着商铺前的塑料彩色棚告诉新京报记者,大棚是为了掩盖硫磺味道,“在市场里呆久了,嗓子都会被熏哑。”

 

“硫磺果”的生意经:硫磺熏两晚,成本降一半

 

一条水泥路贯穿着高峰市场,两侧都是八角铺面,几辆大货车停在路边,工人们将八角成堆地卸在地上,气味刺鼻。

 

新京报记者在高峰市场走访一圈后发现,除一两家桂皮店外,其他都是经营八角的店铺。

 

市场里,硫磺八角成了绝对的主流货物。如果不特意声明要“无硫八角”,摆在店铺外可供选择的,都是“硫磺八角”。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与足干(十成干)的无硫八角比,硫磺果颜色偏黄、味道更重,“角”上有着黄红色的印记,捏起来软软的。

 

在高峰市场做八角生意的王天(化名)告诉记者,按照传统方法,八角生果采摘后,需要进行水焯或晾晒杀青,至少5天才能晒到足干。为了缩短时间,一些商户就用烧木柴或者煤炭烘烤,但这种杀青方法很容易使八角颜色变黑,需要熏硫磺护色。

 

所谓熏硫磺,就是八角晾晒一两天后,用铁架撑起一个塑料布棚,把硫磺粉放进铁盆点燃后再放进塑料布棚内熏蒸八角。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一盆硫磺一般2斤到4斤重,为了熏得均匀,会在八角晾晒条每4米左右放一盆,天气不好或者湿度高的时候,还会熏上两遍。

 

有商家介绍,20米长的晒场能晒4吨八角,记者照此计算得出,4吨八角需要5盆大约10斤硫磺,熏两遍就是20斤,最后经过晾晒,能熏出2吨左右的成品八角。

 

王天称,商户惯用的方法是:三天晒两晚熏。“晚上打过硫磺后,八角就干的差不多了,白天再晒一下,就能拉到市场去卖。”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八角并不在其适用范围之列。而在2006年出台、如今已经废止的八角国家标准要求,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

 

采购商李生说,熏过硫磺的八角色泽鲜亮,不易发霉,更重要的是,成本也更低。“正常的足干八角,5、6斤才可以晒一斤干果,但硫磺果2斤多就可以晒一斤,成本低了近一半。”

 

在高峰市场,硫磺果的价格优势十分明显。8月26日,新京报记者在市场走访发现,硫磺八角的售价大多在每斤20元左右,而无硫八角则标价近30元。

 

李生透露,在市场里,硫磺八角也会因为干湿度不同产生价格差。“五成干和六成干的硫磺八角,每斤有2、3元的价格差。八角水分越大,说明打的硫磺越多。”

 

“超标”的八角: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销往饭店、食堂

 

卖相好、工时短、价格便宜,硫磺八角渐渐“霸占”了高峰市场。

 

一名谢姓老板坦言,如今的高峰市场90%都是硫磺果。因为二氧化硫超标,这些八角只能通过批发卖给各地商户,销往各地的饭店、食堂、私人小厨房等,这些商家需求量大,也更喜欢购买便宜的硫磺果。

 

9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高峰市场6家摊位获取了共计100克八角,作为检验样本送往广西一家检测机构进行二氧化硫检测。加盖有CMA标识(中国计量认证)的检验报告显示:经检验,样品二氧化硫含量为500mg/kg,技术要求不得检出,单项判定不合格。

 

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现行八角国家标准中,没有标注八角关于二氧化硫的判定限值,所以需要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进行判定,在此标准中,无八角的限值,故为不得检出。

 

然而如果参照原八角国标《GB/T 7652-2006 八角》中的卫生指标——“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这批样品的二氧化硫残留超标16倍。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且触及《食品安全法》中“禁止生产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的法条。

 

国家林草局八角肉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开祥表示,硫磺熏八角是当地的土方法,为的是利于保存。而熏制八角对人体的损害程度需要考量其硫磺的用量大小,目前没有严格的数据和指标支撑其危害程度。

 

中国政府网曾发布的一份食品安全公告中提到,食品中使用硫磺或亚硫酸盐类作为食品添加剂,都会残留二氧化硫于食品中,少量的二氧化硫进入人体可以认为是无害的。但是若摄入过量,就会破坏消化道和呼吸道,使器官的黏膜受损,并产生恶心、呕吐等胃肠道症状。长期过量摄入二氧化硫则会引起慢性中毒,破坏人体内酶活力,影响对钙的吸收。

 

 

隐秘的晒场:现场熏硫磺,一次出货300吨

 

记者调查发现,高峰市场的硫磺八角,都是商户自行熏制而成,很多商户都有自己的晒场,有的晒场一次能供货上百吨。

 

谢老板的硫磺八角,来自市场几公里外的晒场。除了批发,她还帮客户晒制生果,收取每斤0.25元的加工费。丈夫常年呆在晒场,她则负责联系客户。

 

8月底的一天,新京报记者按照谢老板发来的定位,从高峰市场出发,7分钟的车程,由公路拐进一条无名小路后,记者找到了谢老板的晒场。

 

这是一处占地约60亩的水泥平地,周围用2米多高的砖墙围起,院内有8、9名工人忙着摊晒八角。院子里养着一条看门的狼狗,进入晒场后,谢老板的丈夫立马就把大门拉上。他不允许记者在晒场随意走动,看到有人掏出手机,也迅速警惕起来。一名知情人士称,此前这里没有围墙,后来场主为了隐蔽,加了围墙。

 

地上的八角正是河南商人张勇(化名)订下的货。他告诉记者,自己已经买了16车货,按照一车17吨计算,张勇的购买量达272吨。

 

像张勇这样的大批发商,为了降低成本,会选择拥有晒场的商铺合作。张勇指着面前的几排八角,“这些是六成干的,两斤四两晒一斤,今天晚上一打硫磺,漂亮得很,油光发亮。晚上熏1个小时左右,第二天一早就拉到市场去卖。”

 

高峰市场的多位店主都表示他们拥有自己的晒场,分布在高峰市场周边,30分钟车程内的4个集镇。这些晒场几乎都在使用硫磺熏制,每天给高峰市场提供着上百吨的八角。

 

8月2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六塘镇的一处晒场。这天烈日当头,晒场里铺满了八角。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摊晒的八角,院内还有多处盖着塑料布的谷堆,不时飘出烟雾,散发着焦炭与硫磺的味道。一些硫磺袋和黄色粉末散落在地上,被熏黑的铁盆里还装有未用完的硫磺。

 

对于硫磺熏制,晒场老板并不避讳,“打多少硫磺要看客户的需求,硫磺要打足,要不然人家也不放心。”他声称,自家晒场一次最多可晒制300吨八角,三天就能出货,按照行情估算,一批货的利润上百万元。

 

失位的监管:“检查的时候市场会提前通知”

 

8月25日下午,高峰市场传来生果涨价的消息。河南批发商张老板抢购了500斤硫磺八角,当场打包装车,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一周后,这批八角就会送到郑州。

 

泛滥的硫磺八角,令从事八角出口贸易的李生感到无奈,“现在想买无硫八角都找不到货源,整个高峰市场没几家有货。现在国内市场超过90%是硫磺八角。”

 

李生说,2012年经过媒体曝光后,硫磺八角曾经淡出过一段时间,但这并没有让硫磺八角从市场上消失。

 

据广西新闻网报道,2012年9月,广西食品安全办召开专题会议,针对一些地方使用硫磺熏制八角的情况,在全区展开硫磺八角的专项整治行动,并联合林业、卫生、质监、公安等部门进行全面整治。

 

李生告诉记者,在高峰市场,硫磺八角泛滥的情况已有时日,商户们对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早已习惯。不久前,自己曾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当地硫磺八角泛滥的问题,但得到的回复是“取证难、不好管”。

 

监管的失位在高峰市场已经凸显。8月下旬,新京报记者多次探访该市场发现,除了入口处的两名保安,记者从未看见过管理人员的身影,很多商家甚至不知道市场管理人员的办公地点。

 

在高峰市场的公示栏里,还贴着2015年10月1日发布的通告:为维护经营秩序,按上级有关部门要求,严禁在香料中心内销售、存储硫磺超标八角等不合格食品,一经发现,立即举报并驱逐出场。

 

这张5年前的告示,对八角商来说并没有警示作用,每天,载满硫磺八角的货车照常往来市场。

 

9月18日,针对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存在大量硫磺八角的交易,新京报记者以举报人的身份向广西省南宁市兴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举报,其工作人员表示,市场监督管理局会定期对市场进行抽检,针对记者反映的相关情况已经记录下来,将在7个工作日内给予反馈。

 

一名店铺老板称,自己的硫磺八角不怕查,他们有相同的应对办法。“检查的时候市场会提前通知,这些硫磺八角打包放到仓库不摆出来,直接拿足干的八角给他们抽检。”

 

没有市场的“正规军”“希望更多人买到无硫的八角”

 

记者梳理发现,已经废止的八角国标《GB/T 7652-2006 八角》中规定“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kg”。而现行的八角国家标准《GB/T 7652-2016 八角》中,并没有标注八角中硫化物的限制含量。但在现行使用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八角不在可使用硫磺作为添加剂的范围内。

 

一名专业人士称,此举也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考虑到硫磺熏制八角的现象泛滥后,做出的调整。

 

对于硫磺八角的现状,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认为,需要加大管控力度,“八角由个体采摘晾晒,又产自山区,要从根源上监管是有难度的。应该建立相应的标准,监督部门需要实行市场抽检。”

 

经营无硫八角的王天也希望看到更有力的管控。“没人知道自己吃的八角是熏过硫磺的,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就会形成采购主导的局面。”

 

据王天透露,眼下,相比硫磺八角,无硫八角的市场价一斤要贵8、9块钱,在价格、存储、利润上都没有市场竞争力,市场接受度很低,优质的无硫八角多数都出口到国外。“出口的八角需要进行检测,形成质检报告,但是市场上的大部分供货商都提供不了,有些报告还是好几年前的。”

 

近日,记者以超市采购为由,咨询高峰市场多名八角商能否开具质检报告,均得到了否定答复,“一检测就要超标的。”

 

王天期待这个局面能被打破,“让更多人在市场上买到无硫的八角。”

 

硫磺八角鉴别

 

专家提醒:主要做到一闻、二尝、三看。

 

一闻,闻气味——硫磺果闻起来一股刺鼻的味道,或有异味、酸味,可能是硫磺熏制的食物,正常的八角是充满香味的;

 

二尝,尝一点要买的食品,如果舌头感觉稍有刺激、辣味或是原来的食品味道改变,要警惕可能是硫磺熏蒸过的;

 

三看,看颜色——正常的加工后的八角水烫果颜色为淡棕红色或暗红,如果食品色泽异常光鲜或者是不是自然的颜色,要多加留意。

 

有时硫磺熏蒸的食物的干湿度和重量会有变化,一般硫磺果水分含量大,重量要比正常的八角重、比较潮湿,捏一捏明显感觉质地较柔软。

 

硫磺八角放置的时间较长,不易发霉变质,八角上面的硫磺即使浸泡也不容易清除,这点也要特别注意鉴别。

 

“硫磺八角”中看不中用

 

刚采摘下的青八角不易保存,传统方法是用开水焯一下,捞出晾晒一周至9成干;但现在晒两三天至6成干即可,因为可以用硫磺熏。

 

全国八角主要产区在广西,种植面积和总产量均占全球85%左右,年产值超过20亿元。八角之乡的八角竟然有超过9成是用硫磺熏制过的。

 

用硫磺熏制的八角,可破坏植物表层的蜡质,使八角更易干燥,节省了脱水成本,还能防虫防霉,外观也色泽鲜亮,可卖好价钱。

 

还有哪些食物可能是硫磺熏制的?

 

除了硫磺八角,不少“硫磺美容食品”也曾被披露出来,如“硫磺姜”、“硫磺馒头”,某个品牌的果脯、干货二氧化硫超标被“下架”,甚至一次性筷子、餐巾纸等也被多次曝光二氧化硫超标。

 

另外,会用硫磺熏蒸还有中药材、菊花、银耳、枣子、枸杞、桂皮、花椒、生姜、辣椒、豆制品等等,尽管,人们的健康意识在不断增强、越来越重视饮食安全,但由于一些无良商贩受利益驱使,无视人们的生命健康,食品添加剂的滥用和违规生产加工现象依然存在。来源广泛的食品“硫”污染,降低了单一产品的卫生标准安全系数。

 

硫磺熏制是中药材加工、储存、养护的传统方法之一,目的在于适度改变药材的理化性状,而不是通过改善其“卖相”,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从2005年起,中华药典已不再允许使用硫磺熏蒸法,食品中的二氧化硫残留量也限制在一定的范围。有研究表明,中药淮山药的硫磺熏制,其二氧化硫残留量与使用的硫磺剂量最具相关性。有研究表明,对大鼠分别给予山药饮片、市售熏蒸山药饮片、饱和熏蒸山药饮片水提浓缩液,硫磺熏蒸山药对不同脏器引起的氧化应激作用与浓度有关,高浓度硫磺熏蒸山药有对雌雄大鼠造成肝脏、肾脏等脏器的氧化损伤作用。

 

硫磺熏制食物有害处,危害程度与熏蒸浓度有关

 

硫磺在常温条件下为淡黄色固体,在熏蒸过程中能与空气中的氧反应生成二氧化硫, 对食品起到脱色和漂白作用。硫磺、亚硫酸盐、低亚硫酸盐、焦亚硫酸盐等, 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于食品添加与加工过程,它们都可以生成二氧化硫,而二氧化硫是其真正的“有效成分”。看起来,我们已经在一个广泛的领域与“硫”亲密接触。新华社记者从广西市场随机取了一袋一斤装的八角,自然状态下放置两个月后,送到广西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检测,结果是二氧化硫含量为100毫克/千克左右。据介绍:我国标准是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毫克/千克,国际上对于八角残留二氧化硫含量的要求一般在10毫克/千克以下。

 

二氧化硫是一种传统的大气污染物,可引起多种呼吸系统疾病,甚至与肺癌的发生有关。

 

硫磺熏蒸的八角以及其它食物虽然外表光鲜,但是闻起来却会有稍刺激的酸味,吃起来也不像食物原来那样可口,食物的营养价值也被破坏。其次,残留在食物中的二氧化硫,吸入人体,会对呼吸道、气管等呼吸系统造成刺激。

 

经常吃硫磺熏蒸的食品会危害到消化系统,导致呕吐、腹泻、恶心等 症状,严重的甚至会危害人的肝脏、肾脏。经硫磺熏蒸食物中的有毒物质长期慢性刺激会致癌,给人体造成很大的危害。现代医学研究结果表明,接触较大剂量的二氧化硫,对于实验动物中枢神经系统、消化系统、生殖系统及淋巴细胞的遗传毒性研究,存在确切的损伤效应。

 

许多国家都对食品中的亚硫酸盐规定了最大限量。日本对盐渍蔬菜、淀粉食品中的二氧化硫限量为30毫克/千克;德国对大蒜制品的限量为50毫克/千克,速冻蘑菇为10毫克/千克。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中规定,饼干、食糖、粉丝、罐头的二氧化硫含量不得超过50毫克/千克, 其他品种不得超过100毫克/千克;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 FDA)规定, 凡食品中含有亚硫酸盐超过10毫克/千克, 必须在食品标签上注明该种食品含有亚硫酸盐。

 

我国某城市2005年曾对农贸市场及超市的4种面食类、8种干菜干果类、2种中药材和4种水发产品共77件样品进行亚硫酸盐残留量检测, 发现亚硫酸盐超标样品占总样品量的23.4%;其中当归、枸杞子二氧化硫超标率为100%;而年糕、粉丝、黄花菜、腐竹和无核红枣亚硫酸盐的超标率分别为23.8%、7.7%、66.7%、50%、100%。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