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草溺亡案16名民警被问责处理

2020-09-21 15:30 Zheh

9月21日,大家关注已久的李心草案一审宣判,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罗秉乾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同时李心草溺亡案16名民警被问责处理。2019年9月8日,李心草案发生,大家也都非常关注李心草案的细节,那么接下来大家就和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李心草溺亡案16名民警被问责处理,李心草案一审宣判。

 

 

李心草溺亡案16名民警被问责处理

 

“李心草案”前期调查取证过程中是否有履职不到位的情况?对此,昆明市警方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昆明市纪检监察机关对盘龙公安分局及分局指挥中心、刑侦大队、鼓楼派出所等部门在案件前期处置、执法办案工作中存在履职不到位、执法行为不规范等违规违纪问题进行倒查,依照党纪党规和相关规定对16名民警分别作出了免职、降级、党内严重警告、诫勉等问责处理。

 

李心草案一审宣判

 

2020年9月21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罗秉乾过失致人死亡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莲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罗秉乾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令罗秉乾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莲经济损失人民币63257元。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9月8日,被告人罗秉乾与任某燊、李心草、李某某昊聚会。罗秉乾在案发当晚多次提议在不同地点连续饮酒。在李心草出现走路摇晃、坐立不稳、情绪不安等一般醉酒状况后,罗秉乾对李心草进行了劝慰和安抚,尽到了一定的照管、帮助义务。李心草在醉酒状态后期的一个多小时内,异常状况不断加剧,陆续出现胡言乱语、乱砸乱打、往自己头上泼水、以头撞桌、用啤酒瓶盖割腕、跨越江边护栏等举动,辨别和控制能力明显下降。罗秉乾只是采取劝说等一般安抚行为,认为这样即可避免危害后果发生,没有采取相应的有效救助措施,而且为避免麻烦及承担救助费用,未采纳报警、送医的合理建议,采用打耳光的粗暴方式为李心草醒酒,致使李心草情绪更加不稳,最终造成李心草翻越江边护栏坠江溺亡的危害后果。另查明,因被害人李心草死亡造成其亲属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罗秉乾犯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应依法惩处。鉴于罗秉乾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对醉酒的被害人李心草实施了一定的照管、帮助行为,犯罪情节较轻。罗秉乾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罗秉乾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具结书,可以依法从宽处罚。公诉机关所提量刑建议适当,法院予以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请中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经济损失予以支持。法院综合考虑罗秉乾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态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被害人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部分群众旁听了案件宣判。

 

检方回应李心草案为何不涉强制猥亵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母演昌介绍,经过检验,排除了机械性损伤致死,排除了自身疾病死亡,没有发现李心草生前被性侵的痕迹,也没有检见常见的毒药物。经过公安机关采取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的侦查认为,李心草是醉酒后自主落水死亡。最初是以强制猥亵侮辱罪批捕、为什么这项罪名没有了,变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爽表示:“因为强制猥亵侮辱罪主要是对一个隐私部位的保护,那么我们通过对这个视频监控的逐帧审查之后就发现,虽然说罗秉乾有俯身压在李心草身上的这样一个举动,但是没有隐私部位的接触,那么后来这个打耳光,虽然是在这样一种公众场合下,看似对被害人有一个当众的侮辱行为,但是主观上根据罗秉乾的供述以及李某某昊和任某燊的陈述,那么打耳光当时不是为了侮辱李心草,而是为了帮助李心草来醒酒。所以综合客观行为和主观故意方面,那么我们认为罗秉乾的行为不构成强制猥亵侮辱罪。”

 

 

不构成强制猥亵罪,被告人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获刑

 

9月19日,李心草溺亡案开庭。一百多平方米大的法庭里,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身穿一袭黑衣。据律师仲若辛称,在控辩双方举证的过程中,陈美莲伤心难抑,多次落泪。

 

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9月8日上午,被告人罗秉乾邀约任某和李某某昊聚会,任某邀约室友李心草一同前往。于17时30分许到正义坊购物街就餐,餐后罗秉乾提议区酒吧饮酒。

 

“以前出去吃饭聚会什么的,心心都会跟我说的,但这次她没告诉我。”陈美莲说。

 

警方在后来的调查中了解到,从晚上7时40分到10时30分,四人先后在两家酒吧喝酒,之后任某和李心草没有赶上返回呈贡校区的末班地铁,罗秉乾又提议再找酒吧继续喝酒。晚上11点多,他们来到桃源街“热度酒吧”,罗秉乾点了12瓶啤酒,还主动请客,买了4杯“B52”烈性调制鸡尾酒。

 

判决书显示,李心草在醉酒状态后期的一个多小时内,异常状况不断加剧,陆续出现胡言乱语、乱砸乱打、往自己头上泼水、以头撞桌、用啤酒瓶盖割腕、跨越江边护栏等举动。罗秉乾只是采取劝说等一般安抚行为,没有采取相应的有效救助措施,而且为避免麻烦及承担救助费用、未采纳报警、送医的合理建议。

 

起诉书称,其间,李某某昊曾提出拨打120将李心草送医,求助警察等建议,罗秉乾未采纳。

 

律师仲若辛表示,被告人罗秉乾甚至采取俯身控制李心草双手、掌掴醒酒、强制猥亵等错误式,致使李心草情绪更不稳定。

 

但罗秉乾在法庭上辩解,压在李心草身上和打耳光等是为了安抚李心草,帮她醒酒。

 

据起诉书,9月9日凌晨两点多,李心草第六次走出酒吧坐上出租车,罗秉乾和李某某昊拦车并劝说李心草不要离开。李心草突然下车穿过盘龙江边绿化带、翻过护栏坠入江中。随后,其他三人到江边查看情况,罗秉乾拨打110报警,经公安民警及在场群众现场搜救未果。

 

2019年10月29日,罗秉乾因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被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执行逮捕。2020年8月12日,盘龙区人民检察院以罗秉乾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母演昌介绍,经过检验,排除了机械性损伤致死,排除了自身疾病死亡,没有发现李心草生前被性侵的痕迹,也没有检见常见的毒药物。经过公安机关采取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的侦查认为,李心草是醉酒后自主落水死亡。

 

对于被告人最初以强制猥亵侮辱罪、侮辱罪批捕,但起诉罪名变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爽表示:“强制猥亵侮辱罪主要是对隐私部位的保护,我们通过对视频监控的逐帧审查之后发现,虽然罗秉乾有俯身压在李心草身上的举动,但是没有隐私部位的接触。”

 

王爽还称,“打耳光,虽然在公众场合下,看似对被害人当众的侮辱,但是主观上根据罗秉乾的供述以及李某某昊和任某燊的陈述,打耳光当时不是为了侮辱李心草,而是为了帮助李心草来醒酒。所以综合客观行为和主观故意方面,我们认为罗秉乾的行为不构成强制猥亵侮辱罪。”

 

判决书显示,鉴于罗秉乾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对醉酒的被害人李心草实施了一定的照管、帮助行为,犯罪情节较轻。且有自首情节,依法从轻处罚。

 

仲若辛律师表示,关于刑事部分李心草妈妈此前写了一个书面的申请,要求追加另外两人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但目前为止,法庭没有回复。

 

警方在后来的调查中了解到,从晚上7时40分到10时30分,四人先后在两家酒吧喝酒,之后任某和李心草没有赶上返回呈贡校区的末班地铁,罗秉乾又提议再找酒吧继续喝酒。晚上11点多,他们来到桃源街“热度酒吧”,罗秉乾点了12瓶啤酒,还主动请客,买了4杯“B52”烈性调制鸡尾酒。

 

判决书显示,李心草在醉酒状态后期的一个多小时内,异常状况不断加剧,陆续出现胡言乱语、乱砸乱打、往自己头上泼水、以头撞桌、用啤酒瓶盖割腕、跨越江边护栏等举动。罗秉乾只是采取劝说等一般安抚行为,没有采取相应的有效救助措施,而且为避免麻烦及承担救助费用、未采纳报警、送医的合理建议。

 

起诉书称,其间,李某某昊曾提出拨打120将李心草送医,求助警察等建议,罗秉乾未采纳。

 

律师仲若辛表示,被告人罗秉乾甚至采取俯身控制李心草双手、掌掴醒酒、强制猥亵等错误式,致使李心草情绪更不稳定。

 

但罗秉乾在法庭上辩解,压在李心草身上和打耳光等是为了安抚李心草,帮她醒酒。

 

据起诉书,9月9日凌晨两点多,李心草第六次走出酒吧坐上出租车,罗秉乾和李某某昊拦车并劝说李心草不要离开。李心草突然下车穿过盘龙江边绿化带、翻过护栏坠入江中。随后,其他三人到江边查看情况,罗秉乾拨打110报警,经公安民警及在场群众现场搜救未果。

 

2019年10月29日,罗秉乾因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被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执行逮捕。2020年8月12日,盘龙区人民检察院以罗秉乾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母演昌介绍,经过检验,排除了机械性损伤致死,排除了自身疾病死亡,没有发现李心草生前被性侵的痕迹,也没有检见常见的毒药物。经过公安机关采取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的侦查认为,李心草是醉酒后自主落水死亡。

 

对于被告人最初以强制猥亵侮辱罪、侮辱罪批捕,但起诉罪名变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爽表示:“强制猥亵侮辱罪主要是对隐私部位的保护,我们通过对视频监控的逐帧审查之后发现,虽然罗秉乾有俯身压在李心草身上的举动,但是没有隐私部位的接触。”

 

王爽还称,“打耳光,虽然在公众场合下,看似对被害人当众的侮辱,但是主观上根据罗秉乾的供述以及李某某昊和任某燊的陈述,打耳光当时不是为了侮辱李心草,而是为了帮助李心草来醒酒。所以综合客观行为和主观故意方面,我们认为罗秉乾的行为不构成强制猥亵侮辱罪。”

 

判决书显示,鉴于罗秉乾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对醉酒的被害人李心草实施了一定的照管、帮助行为,犯罪情节较轻。且有自首情节,依法从轻处罚。

 

仲若辛律师表示,关于刑事部分李心草妈妈此前写了一个书面的申请,要求追加另外两人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但目前为止,法庭没有回复。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