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媛案罪犯表示忏悔

2020-09-15 14:10 Zheh

据了解,素媛案罪犯赵斗顺将于2020年12月刑满出狱,出狱后的他计划回到安山市和妻子定居生活,这一消息引起了安山市民的不满,虽然现在素媛案罪犯赵斗顺的居住地已经紧急加装了多个摄像头,而且他将戴着脚链生活,但这并不能让当地居民安心,近日,市长申请隔离素媛案罪犯,接下来大家就和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市长申请隔离素媛案罪犯,素媛案罪犯表示忏悔,素媛案罪犯2020年将刑满出狱。

 

 

市长申请隔离素媛案罪犯

 

韩国电影《素媛》变态强奸犯原型赵斗顺将于12月13日刑满获释,此前他曾表示出狱后要回到京畿道安山市定居,对此安山市市长近日向韩国法务部长官提出了紧急裁定性犯罪者保护收容法案的申请。

 

安山市市长今天作为嘉宾出演某电台节目时表示,自从赵斗顺宣布出狱后要在安山市定居后,市政府就收到了超过3600个抗议电话,市政府官方SNS也有超过1200条留言反对赵斗顺到安山市定居,不少安山市市民表示不愿同赵斗顺生活在一个城市,如果赵斗顺在安山市定居,他们就将搬离安山市。

 

安山市市长表示,他了解到赵斗顺目前依然有比较严重的性倒错倾向,在一项对未成年人感到性欲的测试中的表现也非常不稳定,因此他已向法务部长官申请了紧急裁定性犯罪者保护收容法案,以便在赵斗顺刑满出狱后继续对其采取隔离措施,避免让赵斗顺威胁到民众安全。

 

安山市市长表示,虽然赵斗顺出狱后将佩戴电子脚链并且法务部也将增派人手一对一二十四小时监视,但鉴于今年上半年韩国就发生了三十多起案犯佩戴电子脚链的情况下实施的性侵案,他认为仅通过电子脚链和增派监视人手并不能完全防治赵斗顺再次犯案。

 

素媛案罪犯表示忏悔

 

韩国电影《素媛》原型罪犯赵斗淳,将在今年12月刑满释放。据韩国《中央日报》最新消息,赵斗淳曾透露出狱后将回京畿道安山市居住,那里既是他的老家,有妻子在生活,也是绑架性侵案的发生地。韩国法务部10日表示,今年7月,赵斗淳与心理咨询师交谈时透露,“我很清楚社会如何评价自己的罪行,我甘愿接受社会的指责。”他还表示,自己正在真心悔过,出狱后会不招非议地生活,并表达了对受害人的歉意。“现在这种情况,我也没法搬家,就回安山去住。”

 

出狱后素媛案罪犯需戴7年电子脚链,韩国人对他即将出狱感到不安

 

韩国电影《素媛》原型罪犯赵斗淳,将在今年12月,也就是3个月后刑满释放。据最新消息,赵斗淳正在接受为期150个小时的集中心理治疗,以防止其出狱后再次作案。此外,出狱后,赵斗淳的照片等个人信息,也将在网上公开5年,他还需要佩戴可以定位的电子脚链,为期7年。

 

电影《素媛》原型“恶魔”即将出狱,韩国人感到不安

 

据韩国《东亚日报》9日消息,韩国电影《素媛》原型罪犯赵斗淳将于今年12月出狱,目前其正在接受集中心理治疗,以防出狱后再次犯罪。

 

报道称,韩国法务部最近以再犯可能性较高的性犯罪者为对象,引入“性暴力犯罪心理治疗项目”。目前被关押在浦项监狱的赵斗淳也在学习这一项目,尤其是集中接受有关涉少儿性犯罪的治疗。该项目于今年5月开始实施,宗旨是通过个别面谈和针对性教育,防止性犯罪者再次犯罪。报道称,赵斗淳在2017年和2018年已经接受了400小时的防止性暴力心理治疗,加上此次学习,赵斗淳在监狱的12年内,一共接受了550个小时防止再犯的心理治疗。

 

由于赵斗淳即将于今年12月刑满释放,韩国国民的不安情绪日益高涨。虽然韩国有关反对赵斗淳出狱的请愿不断,但无法阻止其被释放。为此,韩国法务部9日公开了对赵斗淳进行一对一管理的方案:将安排专门人员对其每天的动向进行观察和管理。

 

2008年12月,赵斗淳在京畿道安山市绑架一名小学生并对其实施性暴力,致后者重伤。2009年9月,由于赵斗淳被认定事发时有饮酒行为等,被判有期徒刑12年,这一判决还在当时引发争议。该事件之后被拍成电影《素媛》并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素媛案”元凶出狱背后:6807份请愿书叩问韩国性犯罪

 

12年前冬天的一个早晨,当时8岁的小学生娜英(化名)在上学路上经过教堂,她被赵斗淳拖入教堂洗手间,遭到殴打和性侵,导致娜英80%生殖系统及肛门永久破损、内脏严重破裂,需要使用人造肛门和尿袋。由于赵斗淳对法官坚称,自己在醉酒状态、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犯罪,加上当时韩国最高刑期的限制,最终他仅被判12年有期徒刑。

 

赵斗淳前科累累,在对娜英下手前,他的档案中已有17次犯罪记录,早在1983年就因强奸致伤的罪名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1995年又因伤害致死罪名被判2年监禁。从2008年开始便在狱中接受心理治疗的赵斗淳并没有太大的改观,还曾写过300多页的申请书交给警方和法院,辩称自己无罪。韩国法务部2018年对他进行心理鉴定,结果显示“性偏离性很高”,这一指标与再次犯罪有直接关联,综合判定他仍然属于“再犯危险群体”。而且在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测试中,他的分数比5年杀死10人的连环杀手姜浩顺还高。

 

受害者娜英一家和赵斗淳妻子都曾搬家,但两家居住地仍然相距不远。去年,娜英的父亲在韩国MBC电视台时事节目《PD手册》中表示,女儿过着平凡的大学生活,害怕赵斗淳出狱之后会认出她,言语间流露担心。这些年来,韩国民间针对赵斗淳的争议也一直没有断。

 

“现在大家都戴口罩,他戴上口罩的话就可以正常生活,我们也看不出来。而且他释放后回到家乡,当年受害的女孩该多害怕啊。”在韩国大邱生活的家庭主妇朴女士10日说,最近身边很多妈妈都在讨论赵斗淳事件,认为对这名罪犯的宽容可能会纵容更多性犯罪。

 

记者在青瓦台官网的“国民请愿”系统中以“赵斗淳”为关键词搜索发现,自2017年8月该请愿系统设立以来至今年9月11日,共有与这名性侵犯相关的6807份请愿书,其中大部分请愿内容为反对释放赵斗淳出狱,还有呼吁对其进行化学阉割、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等诉求,也有民众对强奸伤害犯罪的立法提出要求,希望加强处罚力度。

 

据韩联社9日报道,自今年7月开始,司法部安排了临床心理学家和司法官员对赵斗淳进行谈话疏导。在赵斗淳释放后,将有专员一对一每天对他进行深入观察,一周至少4次面对面确认其生活动态。他佩戴电子脚链的7年期间,定位功能将与当地的监控系统相连,防止再次犯罪。而且,他还将被禁止饮酒过量、禁止使用儿童保护设施、限制外出活动。因赵斗淳已表示出狱后将返回京畿道安山市,安山市正在赵斗淳家附近的路口等地追加安装211台防范犯罪的摄像头。

 

法不溯及过往,凶犯逃过化学阉割

 

韩国广播公司(KBS)今年8月播出的一档节目中,韩国犯罪心理学家李秀京透露,受害者娜英曾在接受心理治疗时写道:“请让他(赵斗淳)在监狱里住60年”。

 

“在小孩子的世界里,60年就是一辈子了。”李秀京说。当时法院一审判处赵斗淳15年有期徒刑,已是当时有期徒刑的最高刑期,随后赵斗淳以作案时精神不稳定、意识能力微弱为由上诉,减刑至12年。

 

早在2017年底,超过60万韩国民众在青瓦台请愿网站上要求重审赵斗淳案,加重刑罚。当时青瓦台回应:“不可能重审或是增加处罚”,对于已确认判决的案件,不能再次提起诉讼。

 

“(如果重审)赵斗淳可能会被判处无期徒刑。”李秀京在节目中说,案件引发公愤,迫使韩国国会重新修订法律,在2010年将有期徒刑的上限从15年延长至30年(无论什么罪名),废除针对未满13岁儿童性犯罪的公诉时效,延长罪犯出狱后佩戴电子脚链的时间,最长可达30年。

 

在此之后,韩国针对儿童性犯罪的法律进一步加强,成为亚洲第一个引入化学阉割的国家。2011年7月,《性暴力犯罪者的性冲动药物治疗相关法律》问世,规定对未满16岁儿童进行性犯罪的19岁以上性欲倒错症患者、有再犯危险性的性暴行犯罪者、两次以上对儿童性犯罪者等,可以实施化学阉割。

 

由于法不溯及过往原则,新的法律手段无法使用在赵斗淳身上。而且韩国民众要求公开赵斗淳最新肖像照的诉求目前也无法实现,因为规定重刑犯照片可以公开的《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是在2010年才更新,在此之前法院已对赵斗淳案进行判决。他的照片和个人信息将会发布在“性侵者通告”网站上,但禁止网民在线共享。

 

唯一可适用于赵斗淳的是去年4月出台的“赵斗淳法”,要求那些曾对未成年人实施性犯罪并有再犯危险的犯人,出狱后佩戴电子脚链的同时接受专员24小时一对一监管。不过,韩国审计检查委员会去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14年至2018年,佩戴电子脚链的人当中仍有292人再次犯罪。韩媒指出,监管人员不足使这一设备形同虚设。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荣浩今年8月提出,应该紧急制定针对性犯罪者的永久社会隔离措施,对性犯罪者严厉惩处。据韩联社8月26日报道,金荣浩提议修订《关于对未满13岁未成年人的性暴力犯罪判处终身监禁的特别法》,规定儿童性犯罪者在出狱后再次犯下强奸等罪行时,根据法院的判决,在死亡之前不得假释,并处以终身监禁。

 

韩国女性律师协会的徐惠珍近日在接受韩媒采访时表示,对赵斗淳等性犯罪者的判决往往达不到国民的期待,司法部门应该向国民说明量刑的依据,慎重判决是第一要务。

 

 

法律失于宽、私力流于滥,性犯罪猖獗怎么破?

 

从《熔炉》到《素媛》,韩国电影将儿童性犯罪的黑暗面撕开一角,现实生活中的案发率令人震惊。新华社2012年援引韩媒消息称,从2006年往后的6年间,韩国性侵13岁以下儿童的案件频发,每天平均2起以上。《韩国先驱报》2017年公布韩国警察厅的数据,从2012年至2017年的5年间,至少发生了5104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性虐待案件,平均每天3起,其中94%以上的受害者为13岁以下儿童。

 

韩国三任总统李明博、朴槿惠和文在寅都承诺对性犯罪重拳出击,尤其严惩儿童性犯罪。但相关案件不断冲击韩国社会,尤其是今年曝光的“N号房”事件。以赵主彬为首的多名犯罪者,通过服装模特兼职等为诱饵吸引年轻女性,哄骗她们上传裸体照或不雅视频,然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网上聊天室内有偿分享。此案中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受害者为年仅11岁的小学生。

 

除N号房事件外,另一起儿童性剥削网络犯罪案也引发韩国社会舆论哗然。美国司法部去年向韩国提出引渡世界最大儿童性剥削视频网站“Welcome to video”运营者孙某。韩国法院今年7月6日决定不同意引渡,孙某在韩国只被判处1年零6个月的有期徒刑。大批韩国民众指责韩国判罚过轻,在青瓦台网站留言“要求引渡罪犯至美国接受更严厉的刑罚”。

 

美国《外交政策》8月评论,引渡儿童性剥削罪犯孙某的失败,凸显了韩国法律制度对此类犯罪分子的纵容。从历史来看,韩国法院偏向于认为与性侵和家庭暴力有关的问题是“私事”,应由当事方自行解决。而且,韩国法官中仅30%为女性,警务人员中女性占比4%,这对处理性犯罪案件也有着显著的影响。

 

近年来,韩国女性掀起的平权运动如火如荼,性犯罪相关法律也在不断修订,但性丑闻依然层出不穷,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女性受害者还在增加。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教授王箫轲对澎湃新闻表示,韩国性犯罪屡禁不止的问题与文化和法制都有关系,从文化上来说,韩国还是男权社会,社会仍保留了传统的儒家伦理思维,尽管现在韩国女权似乎被捧得很高,但多为假象,尚未实现女性与男性的地位平等。从法律角度来说,法律设计上有着男权倾向,而且性犯罪的受害者往往处于弱势,施暴者会利用手中的资源来逃避惩罚,甚至有时候会反咬一口,修法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无法一蹴而就。

 

韩国民众因不满司法部门对性犯罪的处罚,自发建立了一个“数字监狱”网站,公开性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和个人信息。据《韩国日报》9日报道,“数字监狱”成为一个对性犯罪者、虐童者、谋杀犯“私下处决”的场所,甚至一些被公众认为处理案件不公的法官信息也被公开。在一阵叫好声中,网站伤及无辜的潜在风险滋生。上周,首尔一名20岁的大学生因个人信息被公开在“数字监狱”网站而自杀,该男子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韩国一名大学教授也因错误指控而被放入“数字监狱”。该网站引发的争议不断扩大,9月9日被关停,警方正在寻找运营者。“数字监狱”风波也让人们意识到,非法惩罚手段可能并不能伸张正义,反而为诬告提供了温床。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