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

2020-09-10 12:05 Zheh

相信很多人都是比较熟悉贵人鸟这个品牌的,那么贵人鸟公司现状2020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据最新消息报道贵人鸟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那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贵人鸟如今是怎么样的局面,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贵人鸟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APP显示,9月9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为(2020)闽02执761号,执行标的94742128.0。

 

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7月,注册资本约6.29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林天福,经营范围包括从事鞋、服装的生产、研发及批发、零售;体育用品、体育器材、运动防护用具、皮箱、包、袜子、帽的生产、研发及批发、零售等。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APP显示,今年8月,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就已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31192600.0。

 

据北京商报报道,9月3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的通知,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发生变动,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公司33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在解质后已于2020年9月2日被司法划转至厦门国际信托用于抵偿债务。

 

据国际金融报8月31日报道,在经历了上市初期的辉煌发展期后,贵人鸟最近几年“失速”了,贷款逾期、债务压顶、退市风险等更是成为了其今年来屡被提及的关键词。眼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

 

贵人鸟公司现状2020

 

5月1日,贵人鸟(603555)今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172,608,126.29元,同比下滑66.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0,915,899.51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了解到,本报告期实现营收172,608,126.29元,同比下滑66.92%,主要系本期受疫情影响,收入下滑。

 

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减少71.58%,主要系成本随收入下滑导致。

 

资料显示,贵人鸟主营业务为运动鞋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

 

 

此前报道:

 

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贵人鸟现“翻盘生机”?

 

8月12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于当天收到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奇皇星公司”或“申请人”)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奇皇星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对于债权人的这一举动,贵人鸟董事会的态度显然很是积极。“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如果能通过重整程序妥善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公司将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其称。

 

作为少有的在A股上市的运动品牌企业,贵人鸟当前可以说“危机四伏”,除了债务问题难解外,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

 

一名长期关注服装行业的投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当前贵人鸟能否进入重整程序还很难说,但不可否认的是公司正在积极自救。“如果将债权债务梳理好,贵人鸟在重整上还是有很多概念可以做的。”他说。

 

债权人申请重整

 

事实上,《国际金融报》记者于8月11日就有针对是否考虑进行破产重整等相关问题采访过贵人鸟方面,但其并未给到回应。

 

根据公告,此次提出重整申请的奇皇星公司为一家五金制品公司。2019年1月,奇皇星公司与贵人鸟签署《货架、气氛道具年度采购合同》,约定前者为后者提供贵人鸟运动品牌专卖店(专柜)的货架、气氛道具,合作期间产生的货款付款时间为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90个工作日。

 

2019年8月至2019年10月期间,贵人鸟向奇皇星公司采购的货架、气氛道具合计325.73万元。根据两公司签署的合同约定,奇皇星公司已分别于2019年11月、2019年12月开具了2019年8月至2019年10月期间货款的发票,合计金额为325.73万元。按照合同约定,贵人鸟应于2020年4月24日前支付上述货款,但公司通过指定第三方仅向奇皇星公司支付了前述货款中的75.00万元,剩余货款250.73万元尚未支付。

 

据称,2020年7月1日,奇皇星公司向贵人鸟送达《债权催收函》,公司回函告知奇皇星公司已无力清偿前述到期债务。截至目前,贵人鸟仍未向奇皇星公司清偿前述债务。

 

贵人鸟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如果法院受理了奇皇星公司提出的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法院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或公司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公司债权人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

 

此外,贵人鸟也表示,如果公司或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计划草案,或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或债务人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重整计划的,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但不论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公司将在现有基础上维持日常生产经营的稳定”。

 

对于此次的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一事,有不愿具名的证券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不排除是贵人鸟积极“促成”的结果,因涉及的债务金额并不大,对于债权人来说,并非一定要走这一法律途径。

 

对于重整,贵人鸟方面似乎也颇感兴趣。“申请人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为化解公司目前的危机与风险提供良好的契机。”其称,在法院受理审查案件期间,公司将配合法院对公司的重整可行性进行研究和论证,并制定切实可行的生产经营方案。

 

 

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当前,贵人鸟的债务问题颇为棘手,不少债权人已经在走法律途径。

 

8月10日晚间,贵人鸟发布一则涉讼公告,指出近期由于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及支付借款利息,有银行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相关申请。据称,相关涉案金额为5.11亿元。在公告中,贵人鸟表示,由于上述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暂无法准确判断上述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等的影响。

 

6月22日,贵人鸟曾发布公告指出,早在2019年6月26日,其召开了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及子公司向银行申请授信额度的议案》,即公司向各银行申请合计2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据称,截至2020年5月31日,公司在各银行的贷款余额为14.1亿元。不过,由于流动性紧张,其未能按期支付各家银行贷款利息,公司在各家银行的贷款本金合计14.1亿元已全部逾期。

 

截至6月22日,贵人鸟所面临的逾期贷款及债券本金合计25.57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65.07%。

 

在此背景下,前述证券律师告诉记者,对于贵人鸟来说,重整是其当前解决债务问题的一个合适路径。“在以前要么就是直接破产了,这种情况下,债权人的清偿率比较低的。如果公司和债权人能找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重整方案,那么原则上就是皆大欢喜的。”该名律师指出,重整是对债务重组,有时候也会涉及到股权的调整,最后公司应当也会剥离一些债务,获得一定的流动性从而“轻装上阵”。

 

贵人鸟也表示,如果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其将充分配合法院及管理人的重整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在平衡保护各方合法权益的前提下,积极与各方共同论证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案,同时将积极争取有关方面的支持,实现重整工作的顺利推进。

 

“在疫情冲击下,类似贵人鸟这样传统做零售,以线下为主导的企业,本身盘子也没超过20个亿,要背负几十个亿的债务,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如果贵人鸟做好重整,它还是有希望的。”前述长期关注服装行业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这样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贵人鸟未来的走向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公告显示,当前,贵人鸟尚未收到法院对申请人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申请人的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贵人鸟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其次,即使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贵人鸟仍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贵人鸟表示,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