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韵母亲车祸肇事者是同学

2020-09-08 18:00 Zheh

谭松韵母亲车祸一案已经快一年了,但至今她都没有等到肇事者的一句道歉,据知情人描述,肇事者曾是谭松韵小学同学,而近日该案件也已经开庭审理,由于名人效应,这堂审理是直播进行的,期间肇事者的态度十分嚣张,并没有一丝悔改或忏悔的意思,网友们对肇事者的谴责声也很强烈,希望法律能还谭松韵妈妈一个公道。接下来,大家可以和折惠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肇事者曾是谭松韵小学同学

 

近日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开庭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早在2019年跨年夜谭松韵妈妈跟好友聚会后遭遇到了车祸,四个人中三人受伤,谭松韵妈妈更是经过二十多天抢救医治无效离世。时隔一年多该案件终于开庭,网友们都盼着肇事者能受到应有的惩罚,犯罪者更应该背负法律责任。

 

然而在8月31号的庭审谭松韵等人都现身,但庭审的过程并不顺利,肇事者不仅仅是确定了酒驾,尿检还呈阳性有吸毒的嫌疑。在庭审现场肇事者态度嚣张,全程摇头晃脑满不在乎的样子更是令人气愤。由于庭审时间太长,所以网络上流传出多种版本,伴随着的也有不少谣言。

 

8日谭松韵妈妈被撞案代理律师张起淮接受了某媒体的采访,他表示谭松韵虽然非常希望能够参与庭审,但是谭松韵签了合同,剧组不可能因为她停工。张起淮表示,撞人者曾经是谭松韵的小学同学,“在法庭被告人连一句向谭松韵道歉的话都没有。”

 

谭松韵在庭审当天更是哽咽发言表示案发后一年多从未接到肇事人对家属表现出的任何歉意,希望法律能给妈妈一个公道,犯了罪应该得到惩罚。自己一直处在妈妈离世的痛苦之中,尽量保持着好的心态,接受母亲离开人世的事情,结果肇事者方面都没有一句道歉。

 

张起淮还透露谭松韵在等待判决的过程中还一直都很痛苦,坚信法律会给一个公正的审判。

 

另一家受害者曾对于此事也进行过回应,同样是父亲被撞后颅内出血耽误手术变得一瘸一拐,心态也变得抑郁多次想自杀,怀孕几个月的妻子也因为奔波双胞胎流产,不仅没得到一句道歉,肇事者的父亲还埋怨受害者让儿子在监狱里过春节。

 

 

律师曝谭松韵妈妈被撞身亡案细节

 

张起淮是北京著名律师,成功地代理过多位明星的案件。此次代理知名女星谭松韵的母亲被撞身亡一案,他也是全力以赴。张起淮说,回到家乡的谭松韵表现很平静,没有为失去母亲而失去理智或抱怨,一切相信法律,和律师也配合很好。

 

当封面新闻记者问起谭松韵在法庭上的情况时,张起淮披露了许多细节:“谭松韵这次在法庭上表现出了很好的人文素养。8月30日晚上6点,她从横店片场乘车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连夜乘飞机飞到重庆。半夜到了重庆,又乘汽车赶往叙永县,几乎一夜没有休息。31日8点半,她准时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门口与我见面。”

 

张起淮说,“整个法庭审理长达9个多小时,我作为谭松韵的代理律师,针对案件的各个方面,与被告进行了多方面观点的碰撞、对质和反驳,例如肇事车辆的车速问题,我们都提出了合理的质疑。”

令人关注的是,被告人曾是谭松韵的小学同学,在法庭被告人连一句向谭松韵道歉的话都没有。

 

“上午法庭审理结束后,中间休息了一个多小时,谭松韵和外婆短暂见面交谈。但因过分悲痛,谭松韵和外婆几度伤心流泪。”张起淮说,“中午谭松韵在叙永县一家饭馆请我吃午饭。在吃饭过程中,我看见她几乎没有动筷子。”

 

张起淮告诉记者,下午继续开庭后,谭松韵在庭审上发言。她表示,从案发到现在一年零八个月里每天都在治愈自己,为保持良好心态,她是强忍接受母亲已经离开人世的悲痛而坚持工作,其实内心每天都在思念母亲。之所以一年多来,在无比悲伤中忍受痛苦,就是一直在等待开庭这一天,就是等一个公平的审判,让法律还妈妈一个公道。当天傍晚6时许,谭松韵要去重庆机场,返回横店赶9月1日的拍片。她向法官申请提前离开庭审现场,由律师继续参加庭审。

 

“离场前,谭松韵很有素质,解释了她提前离开庭审现场的原因。离开法庭前,她向法官、公诉人和我一一鞠躬。”张起淮说,“谭松韵夜里9点多到了重庆机场,又遇飞机晚点。在晚点中,她给我发了个微信。说我们有理有节、有证有据地打官司,她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9月1日凌晨3点多,谭松韵所乘的飞机才落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到了横店片场,天都快亮了。

 

张起淮最后向记者透露:“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至判决还有一个时间过程,谭松韵这几天一直很痛苦。我作为代理律师,只能不停地安慰她:相信法院的最后判决会是公正的。”

 

 

带节奏的多了,基于事实的判断就会少了

 

因为有名人效应的加成,有肇事司机身份背景传言的“撩拨”,公众对此案的关注热度,远非那些普通肇事案可比。而当地法院直接上网直播,以阳光司法去直面与回应民众对办案不公的疑虑,也是正确打开方式。事实证明,庭审直播的围观人数能达到千万级,也让该案成了一次难得的普法良机。

 

整个法庭审理长达9个多小时,当地公诉机关、被告人以及谭松韵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多方之间进行了观点的碰撞、对质和反驳,对这起关注度很高的案件而言,也满足了民众的知情权。

庭审原本是个专业性极强的司法审判过程,但是在这起案件被直播的同时,有些自媒体号却借由其中的某些细节故意带节奏、歪曲事实、过度解读,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跟着怀疑办案的不公,扰乱了舆论环境。

 

如果该案的办理确实藏污纳诟,那质疑也在情理之中。问题是,看过庭审过程全程就会知道,许多所谓的“疑点”根本就站不住脚,有的纯粹是凭空脑补或臆测先行想象出来的。尽管平台方对这些恶意营销账号进行了处理,但其负面影响仍难消除。

 

比如,有的自媒体将案件概括成“被告的监控、行车记录仪、毒检物证都没了,整个证据链被统一销毁”;“证人口供全是失忆了,记不清了”;有的还无端造谣审判长讽刺谭松韵说“反正你也没什么贡献,出去吧”;还有的拿被告人的父亲原本是县文联副主席说事儿带节奏,臆测整个法庭已经被被告人一家搞定了……

 

可事实呢?这些有的是子虚乌有的情节,有的则是“阴谋论”出街。而最核心的质疑点,如证据留存与罪名认定,都跟专业人士的判断吻合,跟“以事实为依据”的轴线不存在太多差池。可以说,有些自媒体完全不明白相关司法程序以及证据的标准,照搬的是“开局一张图,后面全靠编”的流量玩法。比如,用一张被告人在法庭坐姿横靠的截图就脑补说肇事者“有恃无恐”,整个法庭都被他们家搞定。

 

在此事件中,综合多方信息看,肇事者的认罪态度的确极差,也的确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但仅仅用被告人的坐姿不良就来证明法庭“被他搞定”,不仅罔顾了司法的严肃性,也把司法裁决程序想得太“轻飘”。

 

就该案而言,毋庸置疑,当地司法机关在办案的过程中可能确实存在些许有待完善、进一步规范的地方,这也成为法庭争论的焦点。但整体来看,即便是这些存疑的地方,事实上也并没有直接影响量刑和罪名确认,据此就脑补出这是有人在上下其手、毁灭证据,并没有多少道理。

 

有媒体就写道:马某某家在县域权力场的关系网,与谭松韵后援团的宏大声势,都是一样建立在身份之上的社会影响力,两下在对决。在这两股庭外势力的PK中,作为法院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依法办案,避免授人以柄。而无论是直播庭审还是碰撞过程,涉事法院都在尽力拿捏好公平的分寸。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