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体局回应13岁女孩私塾任教

2020-09-08 14:30 Zheh

之前河南一名13岁大学毕业生在私塾任教一事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据了解,13岁的张易文并没有在正规学校参加过义务教育,而是从4岁开始就在父亲开办的私塾里读书,10岁的时候她被单招进商丘工学院,而毕业之后没有单位要她,所以她便给妈妈做起了助教,现在教体局也已回应13岁女孩私塾任教一事,经过教体局调查发现,其实这个私塾并没有教育许可证,属于非法办学,现在相关部门已介入处理。接下来,大家可以和折惠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教体局回应13岁女孩私塾任教

 

近日,河南商丘“女生13岁大学毕业当私塾老师,超前教育‘复制’20个自己”一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与同龄人不一样的是,13岁的张易文4岁开始在父亲办的私塾读书,9岁首次参加高考,10岁被商丘工学院专科录取,13岁毕业回父亲的私塾当助教。

 

对于张易文做私塾老师一事,其父张民弢曾回应:“为什么让她做私塾先生,因为我们想把我们的\\\'圣童教育\\\'让孩子将来继承和发扬光大,\\\'圣童教育\\\'的宗旨就是培养圣贤,缩短学年。”

 

对于张易文的父亲张民弢所办培训机构的合法性,9月4日,商丘市睢阳区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回应:“张民弢所办的培训机构属于非法办学,已交有关部门处理。”

 

教育主管部门:属于非法办学,将会追查

 

对于张民弢所办培训机构的合法性,张民弢表示,他们有民办教育许可证。

 

记者在这张《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上看到,张民弢所办培训机构的名字叫“商丘市睢阳区英贤双语培训学校”,学校类型为“培训机构”,主管单位是商丘市睢阳区教体局,落款为2013年3月。

 

对此,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商丘市睢阳区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丁继军(音),他告诉记者:“‘商丘市睢阳区英贤双语培训学校’这个许可证很早就给他取消了,现在他属于非法办学,让他纠正联系不上,给他声明作废多年了,新的证件他们没有办理,这个事我们会追查的。”

 

对于商丘市睢阳区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的说法,张民弢表示不认可:“这不是他们说取消就取消的,你得有正规的手续,说明我们被取消的原因,他们曾经发的通知也是说‘圣童私学’属于非法办学。”

 

 

商丘13岁女孩在私塾任教再引热议

 

此前媒体报道称,张易文从未在正规学校参加过义务教育,4岁开始就在父亲张民弢开办的培训机构接受培训。2016年,9岁的张易文首次参加高考,总分考了172分;10岁以352分的单招成绩考入商丘工学院专科;今年7月份,年满13岁的张易文大专毕业后回到父亲办的培训机构当了一名助教。

 

当记者问,除了女儿张易文外,有没有已经成功的案例时,张民弢表示目前还没有,“因为其他的家长没有我们坚定。”

 

张易文的“尴尬”现状:单位没人收,给妈妈做助教。

 

“我现在在昆明,10月1日才能回到商丘,”9月2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张民弢时,他告诉记者,在昆明他和当地一家正规的民办学校合作开办了一个“圣童班”,商丘的培训学校目前正在上课,妻子李韩英和女儿张易文正在学校授课。9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商丘市工贸路张民弢开的培训学校。

 

一栋两层半楼高的自建房带个独立小院,整栋建筑没有任何有关“学校”“培训班”的标识物,从外面看起来和周围的住户没有任何区别。得知记者是前来采访时,张民弢的妻子李韩英显得很敏感:“我和我的女儿都不太想接受采访,因为以前的采访给我们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对我们打扰太多了。”

 

李韩英告诉记者,女儿张易文现在年龄比较小,所以选择了在家给妈妈做助教。提起女儿就业的问题,李韩英坦言:“现在哪有单位敢收她呀,属于童工了。”

 

“张易文现在是大专毕业,过两年之后可以考研究生,如果考本科的话她会选择动漫专业,这是她喜欢的专业,”关于张易文的未来规划,李韩英表示会充分尊重女儿的意愿。采访中,正逢该培训班下课,在一楼的教室里记者见到了张易文本人,穿着黑色短袖和白色运动裤的她正在玩着手机,一头干练的短发显得很精神。和记者谈话时与以前镜头前的侃侃而谈不同,“羞涩、腼腆”是她此次给记者最大的感受。

 

“是我们引导的结果”

 

新京报:回到私塾教书,是孩子自己的选择还是你的提议?

 

张亚东:是我们引导的结果。她需要工作,温室里培养不出栋梁,一直在学校培养不出真正人才,所以要踏入社会。

 

既然要工作,我们这里比较好。她现在不能独立教学,是在给妈妈当助教,做一些有些重复性的教学工作,偶尔也能讲课,比如英语。

 

新京报:现在算是走入社会?

 

张亚东:在私塾当助教,既等于走入社会了,要接触外面的家长、学生,也等于没有离开家庭。我们现在给她的待遇是底薪2000,管吃住,工作积极有奖励,工作失误或者不积极,要扣钱。

 

我们自己收入也不低。拿寄宿生来说,一年收到七万八,大概有10来个,一年有几十万利润。

 

新京报:实际上是私塾的广告?

 

张亚东:这个不能说打广告,因为对于自己孩子的教育,我们是着眼于怎样有利于成长,而不是说从商业利益的角度去考虑。

 

 

“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里边”

 

新京报:儿子现在也没有走正常的教育途径?

 

张亚东:是的,现在在私塾上课。他现在10岁,已经学完初三的课程,和其他初三生比,应该可以达到中等成绩。因为他们用的试卷、练习册,都是各学校通用的试卷,能做80分,基本上就占个中等成绩了。现在希望儿子用三年把高中内容学完,大概13岁,去考西安交通大学的少年班。

 

新京报:为什么两个孩子培养模式不一样?

 

张亚东: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里边,对两个孩子的培养要有差异。女儿就要尽早大学毕业,尽早工作,儿子将来可以把他放出去锻炼。女儿要留在我们自己身边,继承自己的家业,儿子就准备让他上班,将来想做科学家,或者干什么都可以。

 

新京报:这是不是家长意志强加给孩子?

 

张亚东:这个不是绑架这个事情。各有所长,是根据他们的性别角色去设计的。现在他们年龄还小,自己的主张还不是太明确,假如他们将来有自己的想法,只要想法是对社会有益的,我们都尊重。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但是这种自由,实际上就是我们引导下的自由。这个就像孙悟空在如来佛的手掌一样,孙悟空就觉得自己很自由,实际上都没有逃脱如来佛的手掌,这才是真正的教育家。‘’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