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高院受理张玉环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申请

2020-09-04 13:50 Zheh

关于无罪者张玉环的赔偿问题一直是很多网友很关注的事情,据此前消息报道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对于该赔偿相关部门也是表示是合理的,并且江西高院受理张玉环国家赔偿申请,但是这个赔偿张玉环真的会满意吗,在一次采访中,张玉环儿子称永远团圆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接下来大家就随折惠网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江西高院受理张玉环国家赔偿申请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9月4日发布消息,江西高院于当日依法受理张玉环的国家赔偿申请。

 

据发布,张玉环以再审改判无罪为由,于2020年9月2日向江西高院申请国家赔偿。江西高院经审查认为,张玉环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立案条件,于9月4日决定予以受理。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内两名男童被人杀害,不久,同村人张玉环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于1993年12月19日被逮捕。南昌中院一审判决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因不服判决,张玉环提起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终审裁定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玉环不服,一直申诉。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决定再审张玉环案,并于2020年7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同年8月4日宣判。法院最终认定“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9月2日上午,张玉环前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申请赔偿金额共计人民币22343129元,一并提交的还有对当年办案人员的追责控告书。

 

张玉环申请国家赔偿2234余万

 

9月2日上午,蒙冤近27年后无罪获释的张玉环在其国家赔偿案代理律师程广鑫、罗金寿及家人的陪同下,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江西高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

 

该赔偿申请主要内容包括五项:

 

①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1564.5元;

 

②赔偿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

 

③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1564.5元;

 

④伸冤费用支出100万元。以上各项共计人民币22343129元。

 

⑤除以上赔偿金外,还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即江西高院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江西日报》、新华网、新浪网等媒体上公开向赔偿请求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错判带来的负面影响。

 

张玉环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称,无罪判决后,他仍生活在无边的恐惧、遗憾之中,每日噩梦交替,精神上遭受了巨大刺激和折磨。

 

 

张玉环儿子称永远团圆不了

 

9月2日,被问及无罪判决后,宋小女是否会回家团圆。张玉环之子张保刚难掩泪水,“这个家永远团圆不了。”张保刚说,再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了,这件事对父亲的伤害很大。

 

说起未来打算时,他表示父亲脱离社会太久,最大的心愿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带领父亲与社会接轨。

 

对于这样的结局,不知道张玉环心里是怎么想的,大部分都是儿子再说而他自己却什么也不说。网友们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过去的事情不可能重回,所以活好当下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团圆可以选择很多种方式。这种不行可以选择另外一种,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这件事情最大的元凶还在逍遥法外 受害者永远定格在受害那天在也回不来了 而这一家人因为父亲的27年无妄之灾而破碎。

 

哎,宋小女的现任丈夫真的很好了,不可能回来也正常,但是可悲的是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网友:只是疑罪从无,他的嫌疑还是最大的,包括警察找到的一些证据,他都脱不了干系,不然你以为警察法官为什么只盯着他。 不过法律就应该疑罪从无,及时放跑了嫌犯,不然会造成更多的冤案。

 

手上有抓痕,身上有运尸袋的纤维,中途返往3次回家,上半夜失踪,这些不是证据?张玉环是疑是无从。不是无罪。你母亲回不来了,2个死去孩子能回来?

 

请求恢复名誉 希望法院在媒体上公开道歉

 

除了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张玉环还提出了支付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伸冤合理支出费用各100万元,以及在媒体上公开道歉的赔偿请求。

 

张玉环称,在被羁押前,他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之后,他遭遇了“毫无人性”的刑讯逼供,“24小时不间断审讯”“被吊打”“被狼狗撕咬”,让他承认杀人,至今,其手部、大腿上还有当时留下的伤疤。“这些场景,仍然像噩梦一般出现在眼前。”同时,26年多的错误羁押,造成他现在疾病缠身,右脚严重变形,严重驼背,丧失劳动能力,后续需要治疗矫正。对此,赔偿义务机关应进行赔偿。

 

张玉环说,从1993年至今,这些年来,他的家属、朋友,无数次为了本案的平反,去申诉、控告、反映情况,支出了大量的交通费、通讯费、住宿费、资料打印复印费和误工费等费用,以平均一年花费3至4万元计,共100万元,也应当依法予以赔偿。

 

“我还请求,为我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张玉环表示,对于他和家人而言,天降横祸,他一直生活在“杀人犯”的阴影中。另外,他认为,本案是事实清楚的无罪,而不是“疑罪从无”、证据不足的无罪,在他无罪释放后,“杀人犯”的帽子没有彻底摘除。虽然相关部门进行了口头道歉,但无法弥补错判给他带来的巨大精神创伤。

 

张玉环提出,赔偿义务机关应在国家和省市级媒体上发布相关消息,为他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以消除错案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话张玉环:27年损失无法挽回 正在尝试融入社会

 

封面新闻:宣判无罪后至今,这一个月时间来,在忙些什么?

 

张玉环:回到家后,前一周时间,有很多记者来采访。后面,就是到政府来,协商了医保、社保这些问题,这花了差不多一个礼拜时间。之后,就是走亲戚,到大哥家、到妹夫家,又走了几天。

 

封面新闻:对于回家后的生活,还适应吗?

 

张玉环:我现在身体不行,眼睛看不清楚,有糖尿病,现在还在治疗。就刚才,我才从医院里过来,每天都打吊针,还吃药。

 

我现在还没有适应外面的生活,我也在尝试融入,我估计还要一年或者几年时间来适应。

 

比如说,现在,我到我们县城去,不敢一个人走,都是儿子陪着我,牵着我走。走到三岔路口啊,十字路口啊,我就感觉好恐怖的样子。车来车往,人又多,走到这些地方,就很恐惧。

 

我晚上睡觉也睡不好,一个晚上只能睡3、4个小时,其它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心里去想事情。

 

现在,我手机都不会用,微信更不用说了,只会打个电话。其他的,学人家看什么抖音啊,都是在手机上乱点。

 

封面新闻:这次提出的国家赔偿,觉得金额合理吗?

 

张玉环:这次提出的赔偿金额我觉得是合理的,但即使再多,也挽回不了我的损失。27年青春年华,全部丢在了监狱里面,还有我全家人都抬不起头,这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封面新闻: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

 

张玉环: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做什么重活,可能只能呆在家里,带带孙子,做一点轻活了,重的做不了。对未来,我没有想太多,只是希望事情结束了,回到平静的生活。

 

张玉环为什么能活下来?

 

迄今为止,我们没有在公开报道中看到,张玉环案件当年办案的机构和人员道歉或认错的情形,也没有发现相关机构公布追责的计划和安排。法学专家罗翔已经点评:虽然目前的刑法修正案和司法解释给追责安排了空间,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要想对1993年的刑讯逼供导致的冤案进行追责,几乎不可能。

 

但,毕竟活下来了,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张玉环为什么能活下来?

 

首先,是因为当年的一审主审法官。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年判案的细节很少,估计这个法官也不会出来发声。但是,张玉环能活下来,源头正是这个法官良知未泯。按道理说,一个导致两个儿童死亡的凶手,罪大恶极,如果铁证如山,死刑立即执行是铁板钉钉的。但正是这个法官,应该是看到了背后的蹊跷,他作为体制内的官员,所能做的就是将“枪口抬高一寸”。

 

第二,张玉环自己坚韧的意志决心和自救的勇气信心。从采访视频中看到,张玉环文化水平不高,入狱前只是个普通手艺人,但这个人很不简单,他在采访中没有悲苦哭啼、哭天抢地,甚至没有怨天尤人,他很冷静平静地讲述自己的遭遇、申冤历程和心路。多年的冤狱没有磨灭他的意志和为人的情感。他在牢中几乎一周写一封申诉信,对自身清白的坚持、对父母妻儿的愧疚、对与亲人团聚的渴望支撑着他。张玉环内心强大,自救的意志和决心成就了这一段传奇。

 

第三,张玉环家人坚定的支持和行动。张玉环的大哥张民强,坚信弟弟不是杀人凶手。他曾经告诉弟弟,“如果是你做的,你就该死”。“他说他没有,我相信他。”一句相信,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从此替弟弟踏上了漫漫申冤路。20多年来,他每个月都要去法院,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就去了6次。为张玉环奔波的,还有他的前妻宋小女。当年,张玉环被警方带走后,宋小女伤心欲绝,她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为张玉环奔波申冤。但宋小女知道,仅靠自己的一副病体难以养活两个孩子,她被迫改嫁。幸运的是,现任丈夫答应照顾好母子三人,这些年,他也在默默支持妻子帮张玉环申冤。

 

第四,张玉环遇到了好律师。这个好,不是仅仅因为他们的业务能力,而是他们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决心和勇气。张案的代理律师说:“虽然很累,伸冤的路很长,虽然家属连基本的差旅费都支付不起,但在南昌监狱看到那双渴望清白和自由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那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呐喊,那是对光明的渴望……将心比心,我心软了,终于决定要帮张玉环一把,算是对我们良心的救赎。”

 

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我是律师,我做不到接这个案子。没有这样的道德勇气,也害怕自己职业生涯受损。正因如此,才凸显了张案律师的幕后英雄形象。

 

 

此前报道:

 

前妻宋小女:为了孩子为了老公,拼了命也不怕

 

张玉环与前妻宋小女1988年结婚,婚后有两个儿子。为了生计和两个儿子的未来,21年前,宋小女决定改嫁,与张玉环签订了离婚协议。

 

在张玉环离开家乡的20多年里,一切都改变了,但前妻宋小女对他的支持从未动摇。前不久,张玉环收到了宋小女给他买的新手机,帮他适应生活,这让他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夫妻在一起时的场景了”。

 

而宋小女谈到自己这些年为张玉环的付出,坚定地说道:“一个女人,为了孩子,为了老公,可以拼了命,我不怕。”

 

张玉环代理律师:二人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现在张玉环回来了,很多网友关心前妻宋小女会如何选择。张玉环说,“宋小女还是要回福建的,她嫁了人了。”

 

关于张玉环和宋小女的关系,张玉环的代理律师尚满庆说,他们其实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张玉环的性格应该不会强行挽留。因为当初宋小女离开他不是因为跟张玉环感情破裂,而是没办法独自带两个小孩。

 

张玉环接受法院的赔礼道歉,被告知有权申请国家赔偿,审判长答记者问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8月4日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张玉环提出申诉,并于2017年8月22日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诉书。2019年3月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并于2020年7月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原审认定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绳,经查与本案或张玉环缺乏关联;原审认定被害人将张玉环手背抓伤所依据的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仅能证明伤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发现、提取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痕迹物证;

 

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等方面存在明显矛盾,亦未得到在案物证的印证,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本案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

 

原审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对张玉环及其辩护人、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应当改判张玉环无罪的意见,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予以采纳。据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前述判决,宣告张玉环无罪。

 

宣判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案件回放

 

张玉环,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宫圳村委会镇头岭张家村村民,今年53岁。1993年12月,时年26岁的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两名男童。1995年1月,张玉环因故意杀人罪,被南昌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年3月,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裁定南昌中院重审此案。

 

2001年,南昌市中院对张玉环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

 

多年来,张玉环及其家人、代理人持续申诉,请求法院依法判处其无罪。2019年3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该案,并于今年7月9日上午9点公开开庭审理。

 

审判长答记者问

 

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再审宣判后,审判长田甘霖接受了记者采访,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依法再审改判张玉环案有何重要意义?

 

审判长田甘霖:本案不属于“真凶出现”“亡者归来”的情形,而是按照疑罪从无原则进行的改判。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法院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最高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决纠正冤错案件的决策部署,严格贯彻落实疑罪从无原则,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冤错案件发现一起、纠正一起。

 

从“疑罪从有”到“疑罪从无”,是保障人权的必然选择,是司法的进步。再审改判张玉环无罪,充分体现了疑罪从无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落实。

 

本案再审宣判张玉环无罪后,将如何处理国家赔偿等问题?

 

审判长田甘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本院宣告张玉环无罪后,已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如张玉环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本院将依法审理并尽快作出决定。

 

本次庭审中有没有启动“排非”程序?为什么?

 

审判长田甘霖:再审审理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以张玉环遭受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为由,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庭前会议中,就是否启动排非程序,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均表示服从合议庭的决定。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材料。

 

合议庭经评议认为,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供的线索和材料不充分,决定不启动排非程序,并形成庭前会议报告。再审开庭时,合议庭宣读了庭前会议报告,告知了不启动排非程序决定及理由。

 

但就张玉环有罪供述的合法性问题,合议庭多次充分听取了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的意见。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