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杀3人嫌犯曾春亮被提起公诉

2020-10-16 16:05 Zheh

江西杀3人嫌犯曾春亮事件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法律对曾春亮的制裁。16日江西致3死嫌犯曾春亮被提起公诉,而大家最关心的就是曾春亮该如何判刑,曾春亮会立即执行死刑吗?从目前来看,曾春亮死刑几率很大,检察院已经对曾春亮的精神方面做了司法鉴定,确定其没有精神疾病是完全行为能力人,下面就跟折惠网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江西致3死嫌犯曾春亮被提起公诉

 

10月16日,江西省宜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曾春亮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盗窃罪一案向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曾春亮享有的诉讼权利,依法讯问了被告人曾春亮,听取了其辩护人的意见。依法告知了被害人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听取了被害人近亲属以及诉讼代理人的意见。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江西杀3人嫌犯曾春亮事件回顾

 

8月16日下午4点半,轰动全国的江西抚州乐安县两起案件疑凶曾春亮落网。

 

数千名武警、警察、民兵持续数日进行地毯式搜山和道路盘查,最终在山砀镇厚坊村西边一座大山将曾春亮抓获。记者向警方业内人士咨询得知,脱裤子主要是起到防止逃跑的作用。

 

5月12日,曾春亮第二次入狱刑满释放。7月22日,曾春亮首次潜入山砀镇山砀村康海(化名)家,与后者发生冲突后逃走,警方接康家报警后介入调查。

 

8月8日,曾春亮再次进入康家后,两名老人遇害,一名7岁小孩重伤。8月13日,在山砀镇厚坊村村委会楼里,一名驻村干部遇害,曾春亮是嫌疑人。此后,曾春亮消失在厚坊村附近的深山中,不见踪影。

 

悬赏缉拿曾春亮的赏金从5万元提高到了30万元。

 

据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秃头曾春亮,戴了一顶帽子,驾驶一辆摩托车,跟在一辆大卡车后面,被群众发现以后,接警的警察将其两头围堵。

 

江西杀3人嫌犯带尖刀骑摩托冲卡被抓面带笑容一点都看不出紧张。

 

江西乐安县杀3人嫌犯曾春亮落网。目击抓捕过程的现场村民告诉记者,曾春亮骑摩托车从丰城方向过来,在航桥村十字路口被警方当场抓获。

 

曾春亮被抓后,警方将其裤子扒下,防止私藏凶器,再次逃脱。

 

 

曾春亮死刑立即执行吗

 

10月10日,有视频媒体公布,2个月前曾轰动全国的江西“曾春亮”特大杀人案,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

 

据媒体称,10月8日,江西宜春市检察院派出工作人员对照案件卷宗,重走乐安县曾春亮两次杀人命案现场,以及他杀人的行动路线。检察院工作人员当场告知被害者家属,现在已对曾春亮的精神方面做了司法鉴定,认定嫌犯曾春亮入室杀人时,是完全行为能力人,没有精神疾病。

 

此鉴定结果也充分说明了,曾春亮在实施犯罪中其精神状态属于正常,意味着他将无法逃避死刑的刑责,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当日上午11点左右,宜春市检察院的4名工作人员与1名丰城市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被害家庭,对着案件卷宗记录,在曾春亮犯罪现场重新比对,并对康家监控的相关内容也重新进行进一步了解。

 

对于被害者家属而言,他们目前最关心的是此案中警方是否有渎职行为,相关部门对此的调查结论什么时候可以公开?以及嫌犯曾春亮涉嫌入室行凶杀人有关的具体案情。被害者家属还表示,等到案件移交到法院之后,他们会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延伸阅读:曾春亮亲属:整个家族的压力很大

 

曾春亮除却要给受害者及社会一个交代,同时也要给自己的亲属一个交代。因为,在媒体采访曾春亮的堂侄时,他的堂侄强调,在命案发生后,整个家族的压力很大,希望曾春亮能坦白“作案动机”。

 

对于这样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而言,其实是可预料的。尤其在乡镇之间,虽然宗族秩序受到城市化进程的侵袭,但是,基本盘面中的“同宗耻感”却依然存在。所以,对于曾春亮的堂侄来讲,很自然的就会陷入周邻的舆论风浪。即便我们很清楚,依照法理秩序,曾春亮“一人犯罪一人当”。

 

就曾春亮堂侄强调的“整个家族的压力很大”,其实就已经在潜意识里将曾春亮开除“宗籍”。因为,对于曾春亮来讲,已经是家族的负累,起码,对于家族的名声及同宗的评价,会形成摧毁性的打击。当然,这种世俗的评价并不会波及面太广,基本的传播半径也就是十几里地。

 

曾春亮的人生基本上可以称之为“牢狱人生”,他在2002年,因盗窃罪获刑10年,2009年刑满出狱后,时隔4年,又再次因盗窃罪获刑8年6个月,直到今年5月才出狱。这种情况下,同宗眼里的曾春亮,就是个牢狱中的逆子,生活中基本上不再会有交集。

 

当然,通过对比曾春亮的亲弟弟和他堂侄的口风,其实就能很好的理解费孝通所强调的“差序格局”。因为,以曾春亮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的分子一般,大家立在同一个平面上,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

 

曾春亮的亲弟弟在谈到哥哥时,即便认为哥哥十恶不赦,但是却有“心疼”和“惋惜”之感。而曾春亮的堂侄在谈到曾春亮时,基本的话风里,都在指向“败类和活该”,就好像曾春亮不死,整个家族不得安宁。因为,对于旁系同宗们所期待的:“出来就踏踏实实过日子”,曾春亮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在媒体的采访中,曾春亮的堂侄回忆,今年6月份,他在家门口见到出狱返乡的曾春亮:“一下子没能认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除却直系亲属还会关心曾春亮的存在,旁系以外的同宗们,可能早已把他忘记了。因为,对于一个“牢狱惯犯”,同宗们只想“切割关系”。

 

毕竟,摊上一个有罪之人,总觉得脸面无光。只是,当下意义上的“耻感文化”和乡土秩序时代的“耻感文化”已经内涵不同。一定程度上,这种耻感更体现在舆论氛围上,并不会形成实质性的打击。不得不说,文化认知秩序,往往也是不断发展的。

 

要知道,“耻感文化”的消解,其实源于“罪感文化”的侵入。事实上,鲁思·本尼迪克特在定义“耻感文化”时,更多也是为区分东西方文化而成的标签。目前来讲,哪一种文化更好,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定论,但是,在基本的生活中,却已经反映出两种文化的媾合。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只要不伤害别人,不影响周遭事物,那么选择什么样的秩序介入都是容许的。不过,回到曾春亮的问题上,还是要基于他去评判是非对错。至于他的亲属怎么讲,周邻怎么看,只要符合当地的公序良俗,符合基本的法理规范,就没什么问题。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