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封锁7个月只接待1名游客

2020-10-14 10:20 Zheh

看到景区封锁7个月只接待1名游客这个热点,很多小伙伴都很疑惑,其实这件事情的具体情况是一位日本游客因疫情被困秘鲁,为了参观秘鲁“天空之城”的马丘比丘小镇在秘鲁足足等了7个月,一直到10月份,秘鲁当地文旅部得知了这个消息,于是破例为这名游客1人开放景区,很多网友说大概这就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下面,大家跟着折惠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哦~

 

 

景区封锁7个月只接待1名游客

 

当地时间10月11日,在苦等7个月后,一名因疫情被封锁在秘鲁天空之城马丘比丘小镇的日本游客终于如愿以偿,进入马丘比丘遗址参观,成为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一个进入马丘比丘的外国游客。

 

据秘鲁《经营报》11日报道,今年3月14日,这名26岁的日本青年来到了秘鲁库斯科马丘比丘附近的小镇热水镇,原计划第二天参观被誉为“南美天空之城”的印加古城马丘比丘,不料秘鲁政府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马丘比丘被关闭,他也被迫留在了热水镇。

 

秘鲁新冠肺炎疫情长时间没有得到控制,但日本游客没有离开,他说:“我留下来只是为了亲眼看看马丘比丘这一奇观,不想遗憾地离开。”目前秘鲁政府尚未批准重新开放马丘比丘,但这名日本游客的故事被当地文化和旅游部门得知,最终破例允许他在等待7个月之后实现这一梦想。

 

这名日本游客是疫情暴发后第一个进入马丘比丘遗址参观的外国游客。截至当地时间10月10日,秘鲁累计确诊846088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计死亡33305例,马丘比丘所在的库斯科疫情也较为严重,当地政府将马丘比丘重新开放的日期推迟到了11月。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 ),又译麻丘比丘,位于现今的秘鲁(Peru)境内库斯科(Cuzco)西北75公里,整个遗址高耸在海拔约2350米的山脊上,俯瞰着乌鲁班巴河谷,为热带丛林所包围,是秘鲁著名的前哥伦布时期印加帝国建于约公元1500年的遗迹,也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马丘比丘在克丘亚语(Quechua)中为“古老的山”之义,也被称作“失落的印加城市”,是保存完好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印加遗迹。马丘比丘是南美洲最重要的考古发掘中心,也因此是秘鲁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由于独特的位置、地理特点和发现时间较晚,马丘比丘成了印加帝国最为人所熟悉的标志。在1983年,马丘比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遗产,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之一。

 

 

秘鲁的疫情为什么影响这么大?

 

南美国家普遍存在人口分布“扎堆”,非常时期管理松散的问题,其中秘鲁的情况尤其极端化。在整个南美洲都不戴口罩瞎jb浪、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基础上,秘鲁的人口分布本身就十分扭曲。全国人口自称3200w,三分之一堆在首都利马,其中的七成以上聚集在山上的棚户区里。利马城市奇大无比,面积摊的跟上海市(包括郊县)差不多,除了中心城区(Miraflores)之外基本就没什么规划,随便搞搞。为了保证中心区的发展,秘鲁在利马市内修了十几公里的墙用来隔绝富人区和平民区,北美喜欢管这个墙叫wall of shame。其实真的贫民根本不配住平原地区,更不配修墙,他们只能在山上搭棚子

 

秘鲁本身的医疗条件说实话,比较差。不跟欧美东亚比,单单跟巴西智利阿根廷比都差点劲儿,而且分布严重不均,公立医院主要在老城区,新城区普遍依赖私立医疗。但秘鲁本身的社保制度十分鬼扯,所谓的全民社保SIS计划基本上是个笑话,公立医院的医疗水平大概跟咱县医院类似……甚至不如强势的县医院,县医院还能开开刀呢。对贫民窟的住民来说,生病基本靠挨,有余钱就去药店买点药吃,没钱那只能靠祈祷。

 

新冠疫情下秘鲁的私立医院严守一贯风格,严格预约,进门前先交诊费,自然可以筛掉大部分病人,但公立医院便没那么好命。SIS虽然是个笑话,但治归治,收归收,结果就是很多人送到医院医护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不知道防护该怎么来,反而造成更多的院内感染,最终一传十十传百,把公立医院们活生生地变成西方媒体口中的方舱医院。虽然秘鲁本身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国家,但利马是个重要的国际交通枢纽,不管客运还是货运,往来都十分频繁,在南美首屈一指。

 

偏偏查韦斯国际机场和港口背后就是callao大片的贫民窟,中间隔着数条全国有名的欢乐街。利马老城区的欢乐街南美闻名,酒吧夜店live house摩肩接踵,每天从晚上六点到半夜三点满街都是全南美跑来的胡茬硬汉跟翘屁股辣妹,我甚至在那里看过基本没有观众听得懂他们在唱什么但依然能凭借乐感瞎jb一起嗨的bigbang演唱会。这里的人们嗨了几百年,想让他们因为“感冒”停下简直不可能。疫情爆发后利马仅仅宵禁过一个月(3.8-5.10),之后只有周日宵禁,外加禁止大规模娱乐活动(夜店、演唱会等)。但执行力度比较差,交完保护费该怎么玩还怎么玩,某夜店在应付警察突击检查的时候还踩踏踩死了十几个人。

 

在民众普遍需要讨生活,谁都不肯放弃乐呵的环境下,想控制那真是太难了。广东省七八月的时候曾派医疗队去支援过(按照秘鲁六等亲里有就算的算法,全秘鲁10%的人有华人血统,祖先基本来自江门和梅州),当时有所好转,但这种事情救得了急救不了穷,秘鲁的所有公共系统都是积重难返,所以南方医科大前脚回国,利马山上该爆发依然爆发,没有办法。

 

 

秘鲁政府是全球最积极防控疫情的几个政府之一

 

早在2月全球疫情爆发初期,秘鲁政府就积极封城隔离、为了实现积极全覆盖检测尽最大努力为医疗人员提供资源、发动国内华裔日裔在中国武汉疫情平稳后开始从东亚国家大量采购防疫并申请医疗援助对中国专家言听计从,所以确诊数字刷的比较高,显得比周边检测不积极的国家多,秘鲁政府对国内疫情情况信息的了解也更全面。

 

卡斯蒂索殖民体系长期对曾经建立伟大的塔万廷苏犹印加国的原住民奇丘亚人进行经济和精神双重的残酷压制,导致奇丘亚人从事稳定工作的机会非常少,因为缺乏以母语进行的中学以上教育,导致受教育水平也严重受损。高层精英中的各种知识分子也被卡斯蒂索殖民体系构建出来这种异化思想洗脑,自己也认可了国家孱弱、民众传统愚昧的观点,认为唯有学习先进国家的经验,没有能因地制宜提出针对性的理论来改善国家的情况。奇丘亚人传统上就服从政府的安排,本次疫情下也是南美洲最配合抗议措施的民众。然而奇丘亚人因为母语被边缘化,难以得到有效的防疫信息,同时也缺少可靠的生活物资供应,必须要出来打工、买东西,导致秘鲁山区主要起效的是区域性的封城措施,一但外来输入进入社区,自我隔离防疫的方式就难以维继。

 

此外,前西班牙殖民地在西班牙只把殖民地当做摇钱树派个总督象征性管理恶毒的殖民制度下,长期形成了弱权威模式。与很多拉美国家一样,这种状态在秘鲁独立后大多数时间没能得到有效的改善,中央政府少数几个高层领导在国家宏观政治上说一不二,无人提出异议,但是实际上地方存在各种地头蛇,基层乡贤长期以来形成了对官方政策阳奉阴违的传统,这种状态比集权和联邦民主还要糟糕,严重加大了抗疫政策执行的难度。此外这种状态的背景下,历史很多次不论是军事政变还是民选政府上台,都不约而同的长期执行了政治上积极干预、经济上自由放任的政策,导致城市阶层内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甚至出现了城市内的贫富隔离墙。导致利马、印卡等大城市防疫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高失业率、低生活水平,导致实际要求居民自主自我隔离措施难以执行。外出寻求零工临时收入的人,由于缺乏居家储存的条件而不得不频繁采购食品、生活用品的人,时刻处于高风险之中。城市一些受到地方势力控制的商业娱乐场所,也钻空子打游击继续营业。化工业领域基础的限制,也使秘鲁国内缺乏足够的产能,随着全球陷入疫情大多数国家自顾不暇限制关键用品出口,秘鲁医疗系统也面临防护用品不足,诊疗难以维继的情况。

 

固然各种背景上客观的问题是短期内难以立即改变的,但是秘鲁全球抗疫最积极的几个国家之一,在美洲也是行政效率、经济增长较高的国家,奇丘亚人也曾经建立过伟大的塔万廷苏犹印加国,并在被西班牙天主教殖民者残忍迫害以前发展出过“君主制共产主义”社会结构。祈祷秘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国家继续发展富强,祈祷广大奇丘亚兄弟姐妹未来尽快都能够过上丰足幸福的生活。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