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钢琴家被打重伤

2020-10-09 13:50 Zheh

很多盆友应该都知道美国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吧!一直以来黑人的地位在美国都是比较底下的,大家在网上也经常能够看到一些警察在执法的时候将黑人杀死的消息,但最终警察却没有得到法律的严惩,其实美国对华裔也是存在歧视和仇恨的。近日,日本一名钢琴家在纽约地铁站被误认为是中国人,所以被施暴者打成了重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家可以和折惠网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日本钢琴家在纽约被打成重伤

 

据多家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爵士钢琴家海野雅威(Tadataka Unno,40岁)前不久在美国纽约的一处地铁站内遭人毒打,身受重伤。有日本媒体还称,他的遇袭与种族主义有关,当时他可能是被施暴者误当成了“中国人”。

 

共同社称,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下,纽约的社会情绪一直动荡不安、经济低迷,这导致当地的治安状况也在恶化。

 

虽然海野受到的伤害并不致命,这些严重的肢体伤害却令他无法继续他的演出事业和供养他的家庭。共同社称,经常在美国演出的海野被认为是日本最具天赋的年轻爵士音乐家之一,尚不清楚他何时能恢复演奏。

 

最后,在海野遇袭的消息传出后,他的乐迷和支持他的音乐人已经在境外筹款网站“GoFundMe”为他发起募捐。共同社称这一筹款活动目前已经筹集到近9万美元,这也令海野颇为感动。不过,有日本媒体表示,海野目前还无法离开他的住所,因为这次袭击除了令他遭受重伤,也令他的精神受到重创。

 

 

延伸阅读:美国加州一华裔称受歧视无故被打 报警却遭质疑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再次出现仇恨亚裔事件。近日,美国加州英格尔伍德市的华裔杜小姐在超市购物时,遭遇两名非裔无故暴打,并被种族仇恨言语攻击。她向路人求助无门,找警察报案又被质疑,种种遭遇令她心寒。

 

杜小姐说,案发时,自己在住家附近购物,在排队结帐时看到两名未戴口罩的非裔,朝着疑似挡到他们进店的西裔女子大吼大叫。两名非裔入店时,高喊“这里是我的地盘,所以我不需要戴口罩”,接着对杜小姐破口大骂“你看什么看”、“你的皮肤这么黄”、“你不属于这里,不应该住在这”等带有歧视性的言语。

 

随后,其中的非裔男子又拍打杜小姐的手,使她的手机掉落地上并抢走。杜小姐从他手上抢回手机,并要求店员叫警察,但没被理睬。非裔女子见状,一拳拳挥到杜小姐脸上,并试图抢夺杜小姐手上的手机。店员眼见事情闹大,才拨电话叫警察。

 

两名非裔见势不妙走出店外,但杜小姐立刻追出,掏出手机拍摄他们的车牌号码,以保留证据,但却被暴打,手机也被摔碎。杜小姐向坐在一旁的非裔路人求救,却听到一句“我不帮亚洲人”。两名非裔还试图抢夺杜小姐的皮包,直至警察抵达才罢手。

 

然而,警察询问杜小姐的却是“你为何住在这里”、“是不是新移民”、“是不是因为做了什么,才被两名非裔殴打”,这使杜小姐错愕。回家后,她致电警探求助,但得到的回应却是“这不算试图抢劫”也“不是仇恨犯罪”。

 

杜小姐表示,自己住在英格尔伍德12年来,附近居民一直友善以待,但2020年却改变了。类似的仇恨事件在她身上几度发生,不管是去购物、排队买餐,还是收到死亡威胁消息,在警方看来都像没事一样。她对自己的遭遇感到痛心。

 

美籍华人在外国的真实生活状态,真的令人心酸

 

美国对华人的歧视,是系统性的,全面性的,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法逃脱的。在美国被称为“系统性种族歧视“。如果你接受了美国给你安排的“绝育工具人”的地位,不试图交白人女友,不试图从政,不试图进企业管理层,或者如果你是嫁给白人的女性,自然感受不到太多歧视——你都已经挥刀自宫或者张开大腿了还歧视你干嘛?

 

职业歧视是美国对亚裔系统性歧视的第一大部分。华人被锁死在码农以下的“工具人”职业,无法进入管理层或者从政。这种阶层封锁是全方位的——从移民法、住房、教育、招聘、到升迁机会。

 

住房上,华人如果想要住华人区,黑人区随便你。但是如果想要住在白人统治阶级的社区,比如纽约上东区第五大道、公园大道,就是不行。教育上,美国大力阻止亚裔进入哈佛、斯坦福、耶鲁这种培养白人统治阶级接班人的顶级私校。一个美籍华人,在美国高考SAT上需要比白人、黑人多考几十分才能上哈佛。招聘上,歧视也是极其严重。我曾经申请特斯拉自动驾驶的工作,一开始他们不知道我是华人,对我满面春风,但是当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之后,直接拒绝了我的工作申请。

 

而在白人创立的企业,升迁机会更是极其稀少。硅谷的每个科技公司,如果你看程序员,白人最多只占40%左右,但是你看那些企业里面最高级的100个员工,白人都是占到了80%甚至90%以上。也就是说你们华人乖乖当码农就好了,管理阶层一定要是白人。

 

美国的对亚裔的系统性歧视的第二大部分,就是要让亚裔绝育。

 

以前美国做得比较露骨。以前美国允许华人男性来美国做苦力建铁路,但是却禁止华人女性移民,同时还立法禁止华人男性和白人女性结合。也就是华人劳工只能在美国当一辈子苦力工具人,禁止留下后代。到了1970年左右,美国碍于国际形象,放开了禁止华人女性移民和禁止华人男性和白人女性结合的法律。

 

于是从1970年代开始到现在,美国对华人的政策从“禁止性生活”软化为“换种”。也就是说,全面通过好莱坞、媒体等文化工具,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亚裔华人/亚裔男性必然是矮小、猥琐、无吸引力的,亚裔女性必须是勇敢反华,张开双手接纳西方文化,张开双腿接纳白人男性的。

 

 

生于中国 华裔女孩成美国名将仍被歧视:她们太过卑鄙 不接受我

 

当花木兰即将上映时,31岁的美国著名残疾人短跑运动员巴塞特谈到了自己领悟到的关于花木兰的精神。的确,在她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和花木兰有几分相似。

 

她是美国著名的残疾人短跑运动员,虽然失去了右腿,但在假肢的帮助下,巴塞特参加了2016里约残奥会,并获得了100米的第五名,跳远也进入到了决赛。一年后的田径世锦赛,巴塞特更进一步,站上了百米和跳远的领奖台。

 

巴塞特获得了很多专访和拍摄的邀约,她的励志故事成为了给年轻人最好的鼓励,但与此同时,巴塞特走在街上,仍然会遇到歧视的目光。

 

巴塞特出生在南京,刚刚出生的她遭遇了一场大火,小小的她失去了右腿,被遗弃在路边。直到7岁之前,巴塞特都在南京的孤儿院生活,直到6岁之前,她都没有办法行走,也从未走出过孤儿院。

 

1995年,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对夫妇收养了她,她被带到了美国,并取名为巴塞特。这对美国夫妇给了她无私的爱,但在密歇根州的哈伯斯普林斯,巴塞特感受到的是双重的歧视。谈到自己的初中生活,巴塞特说:“同学们是如此的卑鄙,就是不接受我,因为我的残疾,因为我是这所全白人学校中唯一的亚洲人!”

 

巴塞特说,自己在上学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投射来的目光还是远远出乎她的意料:“我失去了右腿,我知道自己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我努力接受自己是一个有残疾的中国女孩的身份,我知道,我是不同的。”

 

虽然歧视的目光炯炯,但巴塞特没有沉沦和退缩,她决定勇敢地挑战一切:“我的父母为我报名了很多体育项目,篮球、高尔夫、网球、垒球,在球队中,我还是被大家冷落,我可以参加训练,但经常被剥夺参加比赛的机会,我感受到了身为残疾人所经历的歧视和偏见,被边缘化的我相当难受,这重创了我的自信心……”

 

对于明年的东京残奥会,巴塞特信心满满!加油,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姑娘!

 

评论(0)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姓名 (必填)
邮箱 (必填)
网站

发表优秀评论还可获得奖励哦~~
折惠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到顶部